冠忠嘅仆街唔係今日嘅事

噚日清晨青馬橋頭嘅大車禍發生之後,全城除咗關注死傷者嘅安危之外,就昅實肇事巴士所屬的冠忠巴士集團嘅一舉一動,尤其是集團主席、近期再多咗個新朵「粗口站長」黃良柏會廢噏啲乜,結果佢條仆街就推卸責任落去個司機度,卒之人人喊打之餘,連國泰工會都出聲明屌柒佢。點知無良柏仲未知死依然一貫串串貢嘅作風,已經夠晒惡頂。再到咗夜晚,香港01同蘋果日報分別爆大鑊,出事嘅巴士嘅客運營業證批註係無 A04 – 僱員服務,懷疑違規行駛 (嚴格講,跟正《道路交通(公共服務車輛)規例》Cap.374D 的條款,根本可以用「違法」呢兩個字),佢條廢老仲未識死,串柒柒話無問題。睇到火都滾,咁就只好再爆佢樽。

唔少人炮轟冠忠、「粗口站長」,唔多唔少係基於無良柏申請佔中禁制令,仲埋做晒 SHOW 話「反對違法佔領」「還我道路使用權」,除咗情緒宣洩之外,仲因為冠忠班司機嘅駕駛技術「不同凡響」,認為佢無好好管理班司機,正一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而噚晚被爆出「無A04」,佢都唔當乜嘢一回事,更顯得無良柏嘅件廢老以為有錢有勢、有「阿爺」照住大撚晒,可以橫行無忌。

查實無良柏做犯法嘢唔係今日嘅事,早在沙士之後,佢已經有「經典鉅著」,所講係依家往來市區至深圳皇崗口岸巴士。

行內俗稱「跑狗」,係2003年沙士之後出現。當時嘅背景係香港經濟一片蕭條,去珠三角嘅跨境長途巴士客量暴跌,搞到個個都「供死會」;適逢又有唔少港人貪平到深圳消費,成班跨境巴士佬於是就開出一啲只到皇崗口岸嘅「短途班次」。呢啲巴士最初嘅做法係掛羊頭賣狗肉,表面上仲係去東莞、廣州、佛山…… 嘅班次,但因為客量相對比例較只去深圳嘅少嘛,於是就同匪區嘅客運公司合作,將「長途客」响皇崗口岸「過車」,而本身部香港車,就由皇崗返落香港市區就算,頂多就遷就返由東莞、廣州、佛山等南下嘅班次時間,接返嗰班客返出市區。但無幾耐就有人發現「咦,上冠忠、中旅、永東…. 之類嘅車可以直接返出九龍喎」,就陸續出現「常規化」,跨境巴士公司請幾個名義上係站務員駐守皇崗口岸,匿响巴士上面賣飛收錢;當然另一邊廂响香港市區又係咁做啦。好快就如雨後春筍,港九新界四圍都有呢啲「跑狗」,然後的,就又係小農基因嗰種玩割喉式大減價。由原本$70,最痴線嗰間劈到去 $10 皇崗出旺角。

當年嘅跨境巴士制度,係有所謂行駛配額。絕大多數車所持有嘅配額係「一上一落」,即係每日只可以來回香港到匪區一次,少部份係「兩上兩落」。但呢啲「跑狗」,點只一日來回一次吖,普遍最少6個來回,聽聞最高記錄嗰部「砌」到10個來回。如果大家仲有印象,2003年下半年打後一年多,新田公路近落馬洲經常大塞車,就係咁樣造成。

雖然香港警方多番介入同向司機發出警告,又深圳邊防多次拉人封車,但無良柏、連忠輝、行內慣稱呼「食人魚」嘅余家雄 (乜水?991老細)等等一邊廂同港深兩地執法部門「講數」,但另一邊廂就繼續四個大字關人叉事繼續做呢啲因為違反香港警務處發出嘅邊境道路許可證條款,即係根本就係違法嘅「跑狗」。最後,因為實在太多人乘搭,呢班過境巴士佬就成功迫令香港同深圳政府「跪低」,同意撤銷配額限制、修改禁區紙過境次數條款,然後將呢啲「跑狗」規範化,即係依家觀塘(藍田地鐵站)、佐敦(龍堡國際中心)、灣仔(灣仔碼頭)、旺角(金都商場)同荃灣(愉景新城) 來往皇崗嘅巴士。

呢段歷史,唔止睇到無良柏等跨境巴士公司將犯法嘢變合法,仲清楚睇到佢哋嘅做事手法就係靠惡、靠人多。

呢啲「跑狗」出現之後,再衍生出另外一個涉及巴士司機生計嘅問題,而呢個問題,都係無良柏有份搞出嚟。

話說响沙士前,跨境巴士响匪區嘅目的地都係東莞、廣州、佛山、順德、中山……「舞雷公咁遠」,又基於配額制度,各巴士公司都係安排一個司機揸全程來回。當時一個司機月入超過兩萬。沙士之後而「跑狗」非法變合法,無良柏佢哋就乘勢係將一班跨境巴士分拆兩個司機駕駛 ── 香港司機只係揸到去皇崗,然後由行內俗稱「棍頭」 嘅匪區司機揸去東莞、廣州、佛山、順德、中山…… 個香港司機响皇崗口岸稍為抖吓,就揸第二架車返市區。如事者不斷來回。司機轉數多咗,實際駕駛時間長咗,但人工呢?跌落去得返萬五、萬六。而個「棍頭」人工當年只係大約3000人民幣。即係一班車嘅人工成本節省約五千港幣左右。

咁樣將司機「一開二」造成嘅影響唔止係對司機,响乘客方面嚟講,就因為架車要換人導致响皇崗口岸過關後等上車嘅時間耐咗;甚至到後來無良柏佢哋再諗縮數,直頭匪區段係安排另一架車行,甚至直頭將乘客「過車」俾匪區嘅公司嘅車。仲會「一車到底」已經變成少數。可以話依家去東莞、廣州、佛山、順德、中山……嘅所謂「直通巴」某程度上已經名存實。

違法變合法,司機一開二減人工又做多咗,直通車一開二…… 見到無良柏呢條友、以至成個跨境巴士經營者係幾咁仆街未呢!所以今次青衣單車禍,無良柏俾人係咁打落水狗,真係唔好怪人,諗返清楚過去最少十五年對香港社會做咗幾多仆街嘢先得吖。

不過,尚且客觀啲講返少少公道話,噚日單車禍嘅客運營業證批註問題,其實係港共傀儡政權做成的。但又不過,無良柏慣咗嗰套「法律唔係要嚟守,而係搵罅走」嘅思維同做事手法,所以唔覺得有問題之餘,又唔會認真同政府「講數」。講到尾,阿「粗口站長」都係難辭其咎,等俾香港人執佢一齊「金」架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