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黨同巫統根本唔係真心想幫馬來人脫貧

馬哈迪為首嘅希盟政府自5月9日勝出大選之後,客觀講執政表現毁譽參半。當地唔少人認為新政府太多競選承諾「走數」而諉過於過去執政逾半世紀嘅巫統留下嘅爛攤子大得超出預期,不過是「賴得就賴」嘅不負責任所為。另外唔少民生有關事務都管到雜七八糟,就是「細雞」到學生著黑鞋定白鞋嘅校服問題,教育部長馬智禮都舉旗不定。亦難怪馬來西亞人開始懷疑希盟嘅執政能力係咪真係可以改變國家。

再另外的,希盟在過去7個月以來,過份著重處理意識形態問題,例如廢除死刑等等,而無端端話要加入《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ICERD),進一步俾人產生「唔做實事」嘅印象,引起伊斯蘭黨同巫統乘機發難,更見希盟膠到無朋友,更可謂比同樣過份偏重意識形態嘅台灣民進黨更加之膠。但其實班「恐怖份子」反對 ICERD,佢哋根本無心改善馬來人生活水平嘅心態就表露無遺。

無可否定,馬來西亞嘅種族貧富懸殊問題相當嚴重,希盟的競選政綱之一就係收窄貧富差距,當選之後好自然想盡快做出一啲效果。馬哈迪以至整個希盟內閣睇住新加坡採取多元種族平等方向真係成功咗,與及民主行動黨响檳城、公正黨响雪蘭莪採取類似新加坡嘅方向,都能明顯改善州內嘅經濟及社會狀況,雖然無講到出聲,但由馬哈迪在過去7個月,多次鬧馬拉佬懶、唔好諗住國家可以提供「保障」等言論,可以睇到希盟根本係想循住 Malaysian Malaysia 呢個方向去做。可是,新加坡花咗逾20年時間先至叫做成功,檳城同雪蘭莪花咗接近10年先建立到基礎,就知道好多嘢係急都急唔嚟。

再者,新加坡嘅成功除咗基於李光耀嘅「鐵腕」之外,仲有好大量嘅社會教育工作,既要鞭撻華人唔好恃住好叻搵錢而巴之咁閉,又要教化馬來人要知道响社會嘅責任,唔好諗住飯來張口。反觀馬來西亞國內,仍然有唔少華人恃住有錢就聲大大,馬拉佬繼續認定聯邦憲法第153條提供嘅「保護罩」就可以唔駛憂柴憂米;而 Malaysian Malaysia 主張嘅成果,頂盡只係得檳城同雪蘭莪嘅馬來人經歷得到,即係話大馬國內明白新加坡嗰一套做法嘅人仲係佔少數。粗俗啲講,個腦仲未「開化」嘅馬來人還是佔大多數。

甚至再血淋淋啲從人性角度去講,馬來人目前响「保護罩」之下連溫飽都可能成問題,好自然會擔心無咗呢個「保護罩」嘅生活會變得更苦,邊可能會接納「多元種族平等」嘅主張呀。即係「教育」都仲有排做,就算撇除哈迪阿旺嗰班「恐怖份子」斷章取義煽風點火,希盟政府根本响 ICERD 問題上操之過急。

亦就係「個腦仲未開化」嘅馬來人佔大多數,伊斯蘭黨同巫統所以能夠藉 ICERD 撥火。最簡單的,未經歷過「多元種族平等」之下嘅社會係點樣運作,都唔知乜嘢來的;話要「平等」,即係無咗憲法153條嘅特權,梗係同你希盟「死過」囉。但是,「馬來人優先」嘅道理之下,馬拉佬應該很有錢,但實施咗逾半世紀,馬來人普遍還是相對較窮困…… 姑且唔一刀切的話憲法153條根本係廢,但有幾多人會去問 Why do Malays still poor are so popular under article 153?

馬哈迪在過去7個月,多次鬧馬拉佬懶,講嘅只係「果」。個「因」就係特權之下形成無需競爭。唔好講政府招請公務員都係優先聘請馬來人,就是各所大學都預留學額俾馬來人,成績「爭少少」都可以入到大學。又係「人性」問題,馬來人點會俾心機讀書呀。

撇除馬哈迪所鬧的,伊斯蘭黨同巫統一直都係食住個勢,提出「有憲法153條嘅環境條件都壓抑唔到華人嘅『欺負』,更加唔可以失去呢種特權」嘅主張,套用到 ICERD 會導致失去憲法153條嘅「保護罩」,就點著個火頭。問題在於,依家有唔少客觀條件反映「馬來人優先」根本係無效改善馬來人嘅生活,但點解伊斯蘭黨同巫統都仲要繼續玩呢一套手段。

首先講一個最簡單嘅道理,如果馬來人都富起來,伊斯蘭黨同巫統就唔駛再「幫助」同胞脫貧,無法因為「華人較富有」能挑釁種族種族問題,維持响馬來人社群的政治地位。粗俗啲講,就係因為馬來人嘅貧窮,PAS 同 UNMO 就可以扮演「救贖者」。引伸出嚟,伊黨同巫統唔止可以藉住「救贖」過程得到一個較崇高嘅社會地位,仲可以撈油水。但如果馬來人生活水平提升,佢哋就無得做「救贖」工作,無得搵錢仲無埋嗰啲「身份象徵」。

「救贖」點樣搵錢?最簡單又最近期嘅例子,就如希盟政府拍停嘅東海岸鐵路。納吉提出呢個計劃,講到可以如何推動吉蘭丹、登嘉樓同彭亨三州嘅經濟發展,改善鐵路沿線為人口大多數嘅馬來人嘅生活。又例如小弟鄉下砂朥越有一個巴南水壩工程,納吉同泰益瑪目講到水壩計劃可以大幅度提升山區土著住民嘅生活,尤其是實現山區得以全面供電,但唔好講依家山區嘅供電仍然 almost to be zero,納吉同白毛與及啲黨羽擸咗幾多錢吖!再講遠啲,馬來西亞一直以來都有農業補貼政策,但吉隆坡/布城批出嘅撥款,落到農民手上得返幾多sen,巫統班粉腸心知肚明啦。

第二就係因為種族vs貧富嘅關係,出現好明顯可以針對嘅目標 ── 華人,而只要一日到黑掛住鬧華人欺壓馬來人,其他嘢都可以唔柒駛做,就可以响社會、政壇有立足之地。但如果好似新加坡咁,就日日都要落區、一係要埋首研究政策…… 做到仆街先至有飯開,梗係維持住有一個「敵人」可以日日鳩打 easy job 啦。

第三,基於伊斯蘭教義同馬來西亞憲法,馬來人天生就是穆斯林。只要維持普遍馬來人嘅生活處於一個較低嘅水平,除咗可以只係針對華人就能呃飯食之外,仲可以事無大少都賴落去宗教嗰度,一方面指責華人/非穆斯林係導致馬來人貧窮落後嘅元凶,另一方面就只需批評馬來人對真主唔夠真誠,使憲法153條無法落實予馬來人富起來,咁就又可以乜都唔駛做。可以講,哈迪阿旺呢條痴線佬同佢班黨羽,就係食住呢條水嚟日復日鳩噏。但如果好似新加坡咁,撇除 MRHA 唔俾宗教領袖亂講嘢,PAS 同 UNMO 班「恐怖份子」,就好難郁啲拎真主出嚟鬧馬拉人「唔夠真誠」,搞到無得日日刷存在感。

單係綜合以上呢三點,已經可以睇到伊斯蘭黨同巫統近60年來,根本就唔想馬來人脫貧,以便可以「永續抗爭」。一邊廂扮「救贖者」可以永續抗爭、日撚日鳩屌刷存在感就可以呃飯食,另一邊廂就係「救贖」過程可以搵錢,比著你係哈迪阿旺、納吉、希山慕丁、阿末扎希…… 點會真係想馬來人脫貧吖。

最後,小弟作出一個呼籲:我完全唔識Bahasa Melayu,希望馬來西亞嘅朋友可以幫忙,翻譯呢篇文俾馬來族同胞睇清楚 Hadi Awang / PAS、UNMO 嘅立心不良,唔好再受佢哋嘅煽惑。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