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木落地獄,支聯會都就嚟瓜柴

在1989年六四屠殺之後大放厥詞話「天安門廣場無死過一個人」時任國務院秘書長兼發言人袁木落地獄去也,有唔少人興高采烈,亦有人話佢死得太遲。所謂生死有命,佢到底遲死早死、老死病死、甚至被自殺死,都無討論價值,反而六四屠殺嘅責任問題,隨住佢嘅死,先至嚟得重要。

在宏觀角度,六四屠殺未有如二戰希特拉納粹黨、柬埔寨波爾布特赤柬、前南斯拉夫波斯尼亞等事件咁查清查楚;而要調查,死傷者家屬及主事者都是要調查對象目標。可是,如今屈指一算,當年策動屠殺嘅直接主事者,如今死剩一個李鵬,頂多加一個當年响上海唔知做過乜嘅江澤民,同埋當年陪同趙紫陽落去天安門廣場嘅溫家寶,即使依家要查,單純呢兩件戰犯根本唔可能查得出啲乜嚟,更是呢兩隻共匪一定卸晒俾死咗嘅鄧小平、楊尚昆、陳希同…… 直接啲講,六四屠殺嘅真相將永遠不會曝光。即是傷者同死難者家屬永遠不能討回公道。所以袁木嘅死,其實無嘢值得高興。

亦就是如今已可以肯定屠城責任無法查清,支聯會就正式出事了。支聯會接近三十年來只係鳩嗌嘅口號呃飯食,稍為用腦嘅人都知。其中一句口號就是「追究屠城責任」,就是如今袁木瓜直,支聯會打算點樣向佢「追究屠城責任」吖?事實上,隨住一個一個直接主事者拉柴,實現嘅機會越來越渺茫,就越來越能夠確定單係「追究屠城責任」呢六個字,真係得個嗌字。

另外,「考古」嘅去講,過去包括小弟在內有唔少人提出要實踐「追究屠城責任」,就係將仲在生嘅支那共匪拉去國際法庭,一如波斯尼亞大屠殺咁樣去進行調查,但支聯會就選擇性失明,既是「得罪」本土派嘅成因之一,亦是本土派認定支教民吖係「鳩嗌呃飯食」嘅證據。問題就在於隨住袁木嘅死而幾乎能夠確認「得個嗌字」,即所謂「追究屠城責任」已成泡影,支聯會仲可以昆人昆得幾耐呢!

支聯會另一個頗受爭議嘅口號就是「平反六四」,原因係「平反」二字係封建制度之下的事,而封建制度同民主制度在意識形態上係相違背的,對另一句更遭到針對嘅口號 ── 建設民主中國,可見支聯會嘅論述自相矛盾之外,响支那共匪黨史當中,絕大多數嘅「平反」都係响黨內嘅主要涉事人死咗之後先會出現,例如文革嘅「平反」,係响1981年6月27-29日中共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決議,定性為「領導者錯誤發動,被林彪和江青的反動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簡單啲講,即係就算共匪將六四「平反」,但就幾乎可以肯定無得「追究責任」。再睇到支聯會根本就係人格分裂。或姑且講得好聽啲,當年建立整套悼念六四屠殺嘅論述嘅過程當中,根本無用過腦,完全純粹基於「愛恩斯坦的嬰兒病」── 民族主義上腦。

可以話隨住袁木嘅死,支聯會嘅假仁假義陸續浮現,更可以話能夠做更實在嘅推論去證實,支聯會以至整個支教民、飯桶體系已成「危樓」。再順勢「打落水狗」咁講,查實本土派過去五至六年就「六四悼念」提出嘅質疑、責難,唔係無道理之餘,如果支聯會、支教民肯將呢啲佢哋認為係「謾罵」聽入耳,然後作出改革,駛搞成今時今日咁。

但無法子,香港地仲有好多對支教民嘅真心膠,以為嗌吓口號啲目標有達成嘅一日,加埋會場「課金」,支教民於是沉醉於呢種虛幻嘅當中。但正如毛澤東有云「實踐是真理的標準」,一大堆無法實踐嘅口號,遭到「踢爆」係遲早嘅事。最後,懶好心嘅講,支聯會以至支教民仲唔趁袁木落地獄進行快速改革,只要李鵬瓜老襯,就「完成歷史任務」。或者,李卓人嗰啲仆街只係諗住「食尾水」、「標尾會」。係唔係咁?問佢哋囉,我又唔係佢哋肚裡面條虫。

延伸閱讀
悼念六四,支聯會十宗罪
六四27年之點滴
平行時空 – 回到1989年6月5日
六四晚維園,你去我唔去
六四晚會, 仲去嚟做乜
六四仲拗乜鬼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