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友宜的沉默迴避可會是老K當年的殺人大計

將在明天舉行的台灣「九合一」選舉,其中新北市市長候選人的侯友宜,他的身份背景在台灣可謂無人不曉;在香港,有鑽研台灣歷史就會知他不止是國民黨員,而是1989年4月7日親自率隊到台北市民權東路三段106巷3弄11號(當年門牌是民權東路550號巷三弄) 打算拘捕鄭南榕的警察隊長,是鄭南榕自焚殉難事件的關鍵人物之一。

一直以來,侯友宜面對輿論追問29年半前的事情,他都三緘其口,不願多講。就是今次選舉,除了「包租公」「大地主」醜聞被傳媒狂追猛打之外,鄭南榕殉難的歷史也被挖出來,他當然還是保持不欲多言的態度。只不過,前天晚上,鄭南榕女兒鄭竹梅打破二十九年半的沉默,在新北市新店小碧潭蘇貞昌造勢晚會,公開炮轟侯友宜。但侯友宜事後僅以「我都表示尊重啦」回應,相信都使人無名火起。也反映當年的「拘捕行動」以至他的身份,殊不簡單。

首先,侯支宜二十九年半以來都以「奉命行事」就鄭南榕自焚作出回應,表面看的是他只圖把責任推卸到當年警政署的上司,但想深一層,多少反映他當年不過是以「打工仔心態」而已;而在二十九年半之後,他還是如此回應,甚至是所擺出的態度,更反映他只是一個盲從威權的走狗而已。

繼而的就是他當年作為率隊攻堅之首,是親身見證的人,但他從來沒有詳細交代過在雜誌社現場的事;雖然台灣社會對鄭南榕的犧牲已有客觀認知,但就是一直未能找出完整、具法律效力的事發經過真相,還有老K 死忠粉絲鬼祟的歪斥鄭南榕是「放汽油彈的暴徒」。既可見他的緘默的隱藏,沒能找出真相,還可以讓「謠言」滿天飛,使不公義的情況存在,也同時在相反角度而言,證明要找出真相、掃除不公義因素是非常重要。

侯友宜接近三十年來的沉默是甚麼原因和動機?是忌諱鄭南榕殉道造成的民間聲音嗎?我看不是。試想想,要是他認為「奉命行事」是一個正確的行為,或是「打工仔」的思想心態,認為當年的「任務」使自己受屈,大可以「告白」吧。就是他的迴避,甚至連鄭竹梅的炮轟也只淡然的回應,反映他根本不願意面對這段歷史,或起碼是「不想多談」了。問題就在於他的迴避、沉默的動機何在。從刑事偵查的概念作推論,他該是為免多言而洩漏了警政署當年由策劃到行動可有驚天內情的蛛絲馬跡。哪麼會可能是甚麼「驚天內情」?

鄭南榕殉難的政治因素,基本是分兩個方向。第一,主張台灣獨立,不單是挑戰國民黨的威權,嚴格來講是質疑國民黨、蔣光頭和二世的執政的合法性。雖然當年剛解嚴,但對於嚐權如命的老K 和蔣家皇朝而言,還是有權威不容挑戰的思想。

第二,解嚴已導致老K 的「反攻大陸」失去立足點,無面子了嘛。而沒法否定的是,江南案是促成解嚴的原因之一;江南案亦改變美國對蔣家皇朝的態度,迫著要解散有如秘密警察的情治部,對蔣家皇朝的威脅構成威脅,也是丟面子的。如果再給鄭南榕空間可以挑戰蔣家的權威,怎對得起在慈湖的那條死屍呀!

按照這兩個方向再作推論,老K 根本想把鄭南榕「滅口」的動機是存在的。可是江南案已搞得老K 在台灣、在美國以至在國際上盡丟面子,如果再直接把鄭南榕幹掉,恐怕會萬劫不復,所以政治上、道理上,不可能主動殺害鄭南榕。但是,鄭南榕公開表明老K 只能抓到他的屍體,而警政署又像是收到他買了汽油放在雜誌社的情報,老K 可會想著「引導」或威迫或促使他「自行了斷」,那就既可以成功達成「滅口」的目標,又能避過江南案的危機?

袂講我說得這麼心黑。就是老K 知道難以「滅口」只能循法律方面把他關進監獄,但是有著要把鄭南榕「滅聲」的底線,哪麼藉著提告然後發出傳票,然後再以傳票需要採取拘捕作為幌子,而只要在「拘捕」的過程當中,不論是鄭南榕的拒捕引發衝突,或是他真的如情報會自焚,就實現了「滅口」但又避過主動殺害他的結果。

引伸出來,侯友宜在二十九年半前的「奉命行事」,可會是老K 的殺人滅口的驚天大陰謀,就是不能排除。而針對侯友宜,他的「奉命行事」到底是「拘捕」把鄭南榕帶到法院,還是「藉拘捕為名引他自行了斷為實」?假設真的只是要拘捕鄭南榕,他大可理直氣壯的說明當年是奉怎樣的命;但他接近三十年來的迴避,似乎後者的可能性更大。更重要的是,連鄭竹梅作為另一個第一身事主的炮轟,他也只淡然的回應,從這個動機更可以相信,當年的「拘捕」是有不簡單的內情。

再次的試想想,要是侯友宜「講多錯多」說漏了咀,給傳媒可以去追查的話,萬一查到真相原來是老K 圖謀迫使鄭南榕自行了斷的話,國民黨肯定要滅黨,侯友宜該當可罪!另外,如果還查到侯友宜當年的真正身份原來是相當於秘密警察,不單官運就此終結,還會被嚴厲清算。當然,就是真相還沒有查出,一切都只是推論而已,但可能性是實實在在的。

侯友宜接近三十年來的迴避,讓老K 的死忠還可以誣蔑鄭南榕,也讓老K 繼續胡作非為,甚至勾結共匪搞亂作歹。如果侯友宜在禮拜六能更上一層樓的話,鄭南榕犧牲的真相只會被延續掩藏,老K 威脅言論自由的不公義因素仍然存在。相反地,要是能查清鄭南榕當年自焚的真相,就算把國民黨沒有被滅,至少不敢再亂來所以。所以,必須把「北租公」拉下來,排除了向他進行刑事偵辦的障礙,台灣的言論自由才有機會進入鞏固階段。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