飯桶想同本土派溝通簡直痴心妄想

睇開我呢度都知,我係用「飯桶」取代「泛民」呢個名詞。因為經年觀察,坊間通稱「泛民」嘅泛民主派政團政客,十居其九都只係為咗要個議席開飯;更大可能係「除了議席以外沒有別的方法開飯」,講到尾只係為咗食飯而已。仲有就係從佢哋長年累月尸位素餐嘅表現,甚至我以前分析講過游蕙禎MP 被成功 DQ 嘅其中一個原因,就係通稱「泛民」嘅政客預計游MP 會「堅砌」,搞到佢哋好難再响議會做戲子嗌吓口號就可以支取由擔任議員嘅薪酬津貼維持生計,所以就只做「花生友」有得游蕙禎被趕走。綜合即係「食嘢唔做嘢」,而响舊日嘅香港/粵語系城市就通稱呢種人做「飯桶」,又咁啱「飯」「泛」同音。

九西二輪補選終結,陳凱欣呢件連杜耀明教授都鬧嘅欺師滅祖嘅八婆當選,班飯桶本來都想一貫作風的「屌票」,但當有人計算出李卓人加埋馮匪檢基嘅票數都只係「等如」3月姚松炎嘅票數,即係所謂「基本盤」已經用盡晒;另外唔少人以民進黨在之前一日的「九合一」選舉大敗之後嘅表現向飯桶狂轟濫炸,結果都要收嗲唔敢再指責選民。尋日(27NOV) 李卓人上商台881「晴朗」,十個 PHONE-IN 十個都係狂抦佢,甚至直斥「由廿零歲開始都係支持泛民,但見住你嘢又唔做,仲霸住個位做乜呀」,李卓人卒之死晒狗。唔知係咪陳志雲同陳聰都有講「自佔領之後選民嘅政治光譜已是三分天下,本土派已經係泛民同建制以外嘅一個板塊」,李卓人條仆街就話要同本土派溝通。我真係心諗,你班飯桶「今晚早啲瞓啦」!

飯桶同本土派 (撇除黃毓民系統、熱普城呢啲支那共匪嘅假扮) 嘅嫌隙,係由意識形態嘅分野開始 ── 建設民主中國 vs 顧掂香港為先;大愛包容同胞 vs 保障港人優先;以至最激嘅 香港中国不容分割 vs 香港可以自主甚至脫離中国,已經係天南地北,大纜都扯唔埋。

然後的在實際政治操作方面,飯桶對住本土派只有惡言謾罵,甚至「晒馬」攻擊,已經摧毁咗外交政治語言嘅「和平溝通」契機。唔駛講多,剩係「選美定選議員」針對游蕙禎,話陳澤滔「不過是一隻IT狗」,已經夠皮啦。

再到2016年新界東補選,飯桶們對梁天琦嘅參選,不單繼續惡言惡行的攻擊,就連前述陳志雲陳聰所講嘅「三分天下」都唔視而不見,唔止破壞咗「泛民」同本土派政治人物嘅合作可能,更係飯桶對本土派「唔放在眼內」嗰種不屑嘅態度,激嬲晒本土派支持者,更已成為兩個政治板塊分道揚鑣嘅局面煉成。然後到2016年9月立法會大選,由「確認書」開始,飯桶們冚把冷闊佬懶理;跟住到青年新政「過到骨」就話係共諜係鬼,尤其是黃碧雲呢件臭西。就是過去四年嘅實際政治操作,飯桶不單無收窄與本土派嘅分歧,更是將兩個板塊嘅關係 (包括政客同選民) 破壞到一去不返。甚至要講埋宣誓風波之後,區諾軒、許智峰等等仲算能夠同本土派溝通得到嘅「泛民」人物,基於真正嘅民主原則去做嘢,間接地進行修補關係,但班飯桶不止冷淡看待,甚至指責佢哋係叛徒。即係話連溝通渠道都散埋。再加埋魚蛋革命之後飯桶嘅所作所為,兩派嘅關係根本已經覆水難收。

雖然有所謂「政治無永遠嘅敵人」,但飯桶同本土派嘅關係唔止已經係水火不容,更是由3月嗰場補選開始,飯桶對游蕙禎同青年新政擺出嘅態度,只會令人覺得飯桶只係在進行「收編」,要將本土派壓在「泛民」之下接受指揮。簡單講,本土派根本對泛民嘅信任在目前係0,唔好話修補關係,連溝通嘅基礎都唔存在,更加可以肯定飯桶們死撚咗條心。

事實上,兩派嘅關係差成咁,根本係飯桶一手造成。飯桶們唔先為過去四年對木土派嘅惡言惡行跪玻璃,唔清理門戶,掃走黃碧雲、趙家賢、楊岳橋等呢類必定只圖進行「收編」嘅茂利,真係唔駛旨意可以溝通。

甚至我可以講一個最激進嘅方案 ── 宣佈明年終止舉辦六四紀念活動、或最起碼公開宣佈不會再提甚麼建設民主支那;支持收回單程證審批權、支持根據《基本法》第22條限制匪區人口進入香港;支持維持「限奶令」有效…… 保證可以成功同本土派破冰。甚至係班飯桶親身落場去匪區蝗蟲肆虐嘅地方做風紀,我更夠膽講,唔止能夠打開同本土派溝通之門,隨時連游走於本土同泛民嘅「游離選民」,都能夠歸位。再甚至向國際要求宣告《中英聯合聲明》失效、承認民主回歸世紀大騙局嘅責任,我會親身參與斡旋同日後助選又點話。但呢一切「最激進」嘅做法,通通都係與飯桶所堅持嘅「建設民主中国」理念背道而馳;再講白啲,飯桶就係廿幾三十年嚟以呢句口號呃到飯食,邊可能「轉死性」!

撇除政治理念嘅差異,本土派在香港政治嘅角色其實係鯰魚。只不過飯桶呢堆沙甸魚以為趕走咗本土派嘅「鯰魚」就可以繼續迤做、對住選民扮可憐「俾共產黨打壓得好慘」就可以呃飯食;扮永遠的反對派唔駛承擔執政責任就有飯開。唔好話班飯桶係不負責任咁高深,最簡單睇返上星期六台北市長選舉,柯文哲嘅親力親為,就使士林區內社子島嘅選民瘋狂「倒票」,壓倒松山、大安、文山嘅選民「深愛」丁守忠嘅蛇齋餅糉。你哋班飯桶會好似柯P咁,駛乜驚梁天琦、游蕙禎佢哋嘅「堅砌」呀。

甚至再血淋淋啲講,飯桶最鍾意講意識形態嘛,柯P 獲勝嘅更大關鍵選區係大同區,拋離丁守忠逾一萬票。

大同區乜叉地方?港燦、飯桶一定識嘅寧夏夜市、江記華隆豬肉紙、新光三越百貨…… 飯桶好似好熟嘅台灣歷史其中一個重點 ── 二二八大屠殺,蔣魔光頭介石殺第一個人嘅現場嘅迪化街、隨即嘅大搜捕嘅圓環同大稻埕,就係大同區喇。講白啲,柯P 就親自示範點樣「食」意識形態嘅票。別忘記柯P 係二二八難屬呀。睇你班飯桶去台灣觀選為名玩樂為實吖!

可以講,飯桶無可能同本土派溝通 (更枉論合作),歸根究底係一大堆惡言惡行嘅爛賬。更是心術不正嘅態度,既無可能得到本土派嘅信任,亦反映一直都係只圖偷天換日。我唔係話本土派無啲咁嘅人,但飯桶嘅仆街唔只人數眾多,仲已經遺禍深遠。民主黨、工黨、社民連、公民黨都係等隨住歷史洪流淹沒算數啦。至於民協,睇施德來嘅造化喇,我响大約一年前已經提醒過佢;除非將譚國僑逐出黨啦,否則我唔會再講。即係都係等死。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