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業司機工時問題仲要拖到幾時

今早青馬橋頭發生的嚴重車禍,肇事原因當然有待警方調查,但肇事的旅遊巴所屬公司冠忠集團老細無良柏好學唔學學埋九巴、台鐵啲衰嘢,即刻卸晒隻鑊俾個司機,佢個臭朵真係無改錯。的確,每一宗交通意外,司機總有不可推卸嘅責任,但一宗意外嘅成因並唔一定只係司機嘅責任,單係揭發司機日做12個鐘,無良柏已經責無旁貸。再往上追查分析,特區政府亦有非常之大嘅責任。

司機每日做12小時,行內戲稱「十二碼」,根本係旅遊巴業內常態。雖然,有啲公司「編柯打」唔會要司機「踩」足12個鐘 ,撇除去廁所、食飯,中間可能有兩至三小時嘅歇息,牌面上都係揸9-10小時,但始終由第一轉到最尾一轉,真係起碼12小時。再計埋去車場攞車、尾轉清客返車場擺車,其實接近13至14小時。連埋往返屋企嘅車程,普遍旅遊巴真响屋企張床嘅時間根本得6-7個鐘。已經可見旅遊巴司機係過緊非人生活,根本個個都係疲勞駕駛。至於冠忠集團,我可以爆料,真係除咗去廁所同食飯,「十二碼」期間個屎忽未離開過張司機櫈。唔係咁對司機「揸乾揸淨」,無良柏兩父子點同股東交代!

「十二碼」之所以咁普遍,除咗係左賊常嗌嘅「資本家壓榨勞工階層可恥」之外,在宏觀嘅層面嚟講,係司機人手不足所致。現時整個客運行業,包括旅遊巴、專利巴士、專線小巴,整體司機人手不足接近30%。無錯,理論上出高啲人工應該可以請到人,但我之前寫過,香港嘅就業市場根本出晒問題,就算撇除「蝗蟲」問題,根本都唔知啲勞動人口去晒邊。

正常嚟講,專利巴士公司唔夠司機都「收車大法好」,旅遊巴公司就唔好接咁多柯打。但就是針對冠忠嚟講,本身做開行內稱為「固定柯打」嘅生意,即係例如出事時予國泰航空 (或太古集團 as 以我所知仲有 HATS 同 HAECO 員工乘搭) 的「廠車」柯打,為咗可以繼續有得做,就不斷接受被「鍊價」。做生意嘅响呢啲情況下,就必然要擴張,「擸」更多柯打返嚟。事實上,冠忠在過去十年不斷「擸」新柯打返嚟,而據我所知,十居其九都係賤價而得。另外一種擴張,就係不斷進行收購,單純非過境業務計有小弟舊公司樂基、友聯、惠康等等。另外仲有機管局嘅停機坪巴士服務。

樂基旅運

友聯旅遊巴士

惠康巴士

收購嘅唔止係啲車,仲有原本嗰啲公司做緊嘅柯打。但啲司機當然遣散,冠忠要重新聘請。車多咗、柯打多咗,但人手唔夠;而另一方面柯打價錢「爛咗」,就要接更多柯打返嚟「拉上補下」,結果咪唯有要啲司機「跑到氣咳」囉。

單純於營運管理嘅角度,冠忠嘅核心根本係「十個茶煲七個蓋」不等止,仲要係「無咁大個頭但硬係要帶咁大頂帽」。拉闊啲去講,冠忠為咗「擸」更多生意,是在以本傷人迫走啲中小型公司;另加上不斷進行收購,目的不過是要壟斷市場。可以睇到無良柏係幾咁大貪、貪得無厭。雖然冠忠予司機嘅人工客觀講唔算差,但總係編柯打編到要用盡司機,坦白講佢就算唔係無良僱主,都唔算係有良心嘅老細。

冠忠之所以能夠「壯大」,除咗無良柏嘅貪之外,其實係特區政府一手造成。呢部份嘅「故事」要由2004年開始講起。廖秀冬執掌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期間,除咗搞出「豐田霸權」之外,在2004年停發俗稱旅遊巴牌的客運營業證,然後就導致明明《道路交通條例》(Cap. 347) 第27(7)條寫明「不得轉讓」嘅旅遊巴牌都有得炒賣。旅遊巴牌「有價有市」,導致想開旅遊巴公司除咗買車之外,仲要預備多一筆錢買「牌」,使旅遊巴業缺乏新競爭,同時助長冠忠呢類本身已財雄勢大嘅公司,可以蠶食啲中小型公司嘅生存空間。

或者簡單啲講俾大家更容易明白。本來嘅法例同制度,只要搵到意向柯打,拎80萬出部豐田XZB59 / 三菱BE649J、120萬出部Isuzu 49座,就可以做生意;但廖秀冬嘅搞局,當年就要拎多50萬、依家更要逾200萬,先至可以開檔。而另一邊廂,冠忠不斷「割價促銷」,車主見無利可圖但又見到可以賣咗個牌套現筆錢又唔駛再煩,就傾向「賣盤」。可以講,冠忠係响咁嘅條件之下壯大的。講返轉頭,就係冠忠呢隻大笨象越來越大,但又正如前段所講人手又唔夠,於是乎就要司機「跑死」囉。

無良柏話想縮短司機工時,相信大家睇咗以上嘅內容,都知係廢話一堆。佢另外話司機工作時數上限只適用於專營巴士,根本只係想為司機工時問題逃脫。大家該更清楚見到佢嘅無良到底有幾仆街。直接啲講,掉返啲柯打出街,咪唔駛要司機「十二碼」囉。佢制唔制吖?

要解決旅遊巴司機嘅工時問題,特區政府大把嘢要做。仿傚歐洲職業司機工時上限,絕對係必須,但跟住就衍生一大堆問題,其中就是專利巴士/專線小巴要增聘人手,造成嘅薪酬成本就導致要加價,啲政客同咸魚唔鬼殺咁嘈就返嚟搵我啦!而針對旅遊巴行業嚟講,除咗一樣要增聘司機人手之外,仲因為縮短司機工作時數,就要增加車輛數目;另外仲要重整旅遊業政策,唔好再有幾千萬人/昆蟲嚟香港,減少旅遊業嘅用車需求。夠晒林鄭頭痕喇掛!

順便又再扯遠少少講,假設林鄭一聲令下重新發出旅遊巴牌,「牌價」必定大冧價甚至歸零,無良柏同嗰啲參與炒賣嘅粉皮唔出嚟同你死過!仲未計因為有銀行承做旅遊巴牌按揭而會出現金融體系危機。就是單純針對冠忠,除咗「牌價」衍生出觸及股價嘅問題之外,仲有估計最少1/3 柯打要嘔返出嚟,佢兩父子唔同你林鄭「搏老命」呀!

唔好話我扯到咁遠去講,試下用腦仔細分析,我只係將由今次意外所反映出嚟旅遊巴行業嘅問題畫返幅圖畫出嚟。可以講,司機工時問題根本源於香港公共交通服務政制,一切禍源來自廖秀冬,甚至係董建華。如今就算要撥亂反正,都有排搞。

利益申報:
1. 本人並未持有「冠忠巴士集團」(HKEX 00306) 的股份;
2. 本人曾在2009-2014年受僱於冠忠集團旗下的Trade Travel Limited 的巴士司機。主要負責駕駛機場停機坪巴士。

有圖有真相!

後記:但凡發生交通意外,傳媒總係鍾意搵啲「有朵有牌頭」嘅專家出嚟亂噏廿四,講嚟講去又係車速同安全帶。我不厭其煩再講:最安全車速係0;安全帶唔係萬能快就是危險德國應該每日200人死於交通意外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