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和交通部勿只管推司機員出來受死

先啟:本文主要目標是台灣讀者,會以國語 / 極度有限台語撰寫。

首先,向難屬致哀,向傷員表達慰問祝早日康復;願蒙難的安息。

前日普悠瑪號列車在宜蘭新馬站翻覆,導致18死200人受傷的災難事故,台灣警方以業務過失致死將駕駛員扣留調查;另一邊廂,台鐵局長鹿潔身放話指駕駛員關閉自動保護裝置 ATP,事故可能因此而超速引起,彷彿將事故所有責任推到司機員身上。表面上,司機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整理兩天以來關於這起災難的新聞消息,把較不可信的例如共匪搞破壞等等剔除之後,看來事情並不簡單,責任可不只在駕駛員身上。

首先,假設駕駛員真的關掉ATP,但按照台鐵的SOP,是需要向上級通報取得許可,才可以開車。然後每次停站都必須重新通報和取得許可。根據報導,6432次是過了七堵之後不斷發生問題,而查時刻表,七堵之後下一個停站是宜蘭;但有報導指列車曾經出代誌在雙溪站停車。那麼雙溪站的勤務檢務憑甚麼理據批准列車開動?另外,為什麼雙溪站告訴司機員到花蓮才換車,是另一個很難明白的問題。若說雙溪站只是二級站,地方和人手不足而沒法處理列車的故障,尚且算能講過去,但明明下一個停站是宜蘭站,而按照時刻表去算最少還有35分鐘時間給宜蘭站做準備,況且根據報導司機員說列車都開不快,就是有更多時間給宜蘭站的勤務檢務嘛。按此推斷,會不會是宜蘭站不願意處理,是無法排除的。

第二,列車晚點15分鐘到達宜蘭站,而抵達後還進行過急修,才再次開行。那麼宜蘭站的維修人員幹過甚麼維修項目,完成後是否保證列車可以順利安全的繼續行駛。這個有必要作出調查。因為報導說,列車的氣壓剎車系統出現過壓力過低的狀況,急修而是剎車系統而做得不徹底的話,真的會要了人命。而按照目前推斷事故和速度有關連,會不會是剎車系統故障沒有排除,導致司機員根本無法減速。查清這個釐清責任是非常重要,免得有人背黑鍋而其他該要承擔責任的人逃之夭夭。

第三,假設宜蘭站急修成功可以開行,檢務可有與維修作過清楚溝通,確定真的OK 嗎?另外,如果司機員還是發現有問題、或個人意志堅持要關閉ATP才能開行,宜蘭站的勤務檢務又基於甚麼條件許可開車?有沒有想過真的要到花蓮才換車,還有一小時的安全風險存在?還是只不過不想禮拜日已經非常繁忙的宜蘭站再加添額外麻煩,只圖把列車「送走」而草草了事呢?莫講我心很黑,人性就是自私。雖然我沒試過週末待在宜蘭,但都聽聞過週末的宜蘭站人山人海得很厲害。

第四,假設剎車真的OK,列車的狀態還算可以,要準備開車前也不用關掉ATP;以司機員有五年資歷,講無上深經驗,但單憑年資去看「基本功」該可以的,就算不熟悉路線也該看懂訊號燈告示牌,知道新馬站前的急彎限速要求而減速。而根據網民上載日本朝日新聞的片段,車速確比上一趟的6232次快。這是司機員個人意志沒有進行減速?突如其來的剎車故障未能減速?或是有上級指令要他盡量追回晚點的時間而不減速?如果是他個人意志就當然要他負全責,故障的話就宜蘭站的維修組和檢務要推出午門了;如果是要追回時間的話,誰下這個指令的話,就該滿門抄斬!為什麼要這麼嚴厲?試想想羅東到新馬距離9.2km,計算行車時間約6分鐘。而按照事故發生時間16:50推算,列車離開羅東的時間是16:44,晚點了15分鐘。即是說在宜蘭的急修根本草草了事,甚至根本就沒有做過急修。故障很大可能未有排除就放行,然後還要指令司機「追回時間」,宜蘭站的人員以至更高的上級飲贅了高樑呀!?!

第五,把時間推回樹林出發前,樹林站的勤務檢務有沒有做好檢查?要知道剎車系統的毛病雖可能突然出現,但出代誌前總會有徵兆。樹林站的人員可會馬虎了事,草草檢查就算,也是要查明的。

目前為止,車速問題而司機有責任是推不掉的,但懷疑「超速」的背後就最少有以上五個疑問,台鐵的勤務站務檢務以至管理層都存在有責任要承擔。單純把司機員推出來,不單只不公平,也實在過份得不能接受。原因不只是208傷亡,更反映這幫人在草菅人命,甚至這種態度觀念一直存在,只是慶幸過去相安全事而已。奉勸鹿潔身不要人如其名只想明誓保身、吳宏謀也莫以為「幹掉」一個司機員就可以完事。這起災難或多或少反映台鐵的營運和管理問題,那管一個尤司機員受刑而不採取根治式處理,事故只會陸續有來。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