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就是共匪想香港改左軚行車嘅陽謀

極有可能投共去也的熊永達隨住港珠澳大橋通車衝出嚟話香港應該改為左軚行車,結果當然俾冚世界圍毆。所見到打鳩佢嘅理據除咗「政治化」屌柒佢幫支那共匪做說客之外,仲有駕駛技術、適應方面嘅道路安全問題,同埋响道路規劃等等,可以話全方位打到佢體無完膚。不過先要明白,右軚改左軚唔係即刻掉晒啲右軚車,而係更改馬路行駛方向,所以嗰啲乜春小心駕駛、XYZ車主GROUP嘅留言根本無睇清楚嘅問題。

單純駕駛操控方面,右軚車同左軚車除咗左右調轉之外其實無太大分別;反而道路規劃嘅技術問題其實係最主要嘅重點 (無之一),唔少人同組織都講過當中嘅細節。我補充多少少概念同提供幾個例子,俾大家了解下會有幾大鑊:

香港近呢三十幾年,基於所謂「因應交通流量考慮」對唔少路口實施方向管制,即係豎立大量不准左轉、不准右轉;只准左轉、直行、右轉嘅路牌,形成行車方向單一化、缺乏分散車流。順便講可以話香港道路擠塞嘅原因之一,因為啲車流「散唔切」。如果要右軚改左軚,唔只呢類路口嘅路牌要重新設置,成個交通管理都隨時瀨晒嘢。

就以彌敦道沿線為例,彌敦道南行窩打老道交界只能直去,如果要去廣華醫院、培正中學,需要提前一個街口左轉碧街,然後「直篤」出窩打老道。如果右軚改左軚,嗰枝燈就一定要容許左轉;又或者同一個路口彌敦道北行要左轉去窩打老道果欄,現時係提前一個路口左轉文明里、右轉砵蘭街、再左轉出窩打路道…… 剩係呢個路口嘅交通管制已經要大改。甚至乎旺角亞皆老街 / 旺角道 (向九龍城方向嘅一邊),要右軚改左軚的話更加會係核爆災難級!

幹線道路、快速公路一樣惡搞到暈。例如「荔橋」西九龍走廊,目前往旺角方向太子道西、塘尾道兩個出口變入口,剩係太子道西/塘尾道交界嘅交通燈安排已經玩撚死。甚至是去旺角嘅車就全部要响大角咀道「落橋」,櫻桃街一帶嘅交通就「多得你唔少」!又例如西隧港島出口,現在要去中環碼頭、稍後通車嘅中環灣仔繞道嘅車流可以上橋後挨左邊落橋,「右改左」就一定要「塞」機鐵香港站 / IFC Mall 之間嘅民祥街。

再甚至是屯門市中心巴士總站巴士出入方向唔同晒,52X、60X、E33 等路線開車要過安定邨就要兜大圈 (屯興路近屯門法院個 RAMP 無可能右轉過去安定方向),更可以見到「右改左」唔只係「阿爺」李日新 (Lyndon Rees) 所講要買過晒啲車咁少事,係直頭要重新劃過晒行車路線。共匪知唔知會有咁大問題?呢個唔係重點,因為支那共匪從來只會考慮「政治正確」嘅意識形態。

查實熊匪所言的,唔係乜嘢新鮮事,呢股意識亦唔只存在於共匪權力核心個腦,响支那匪區民間亦相當普遍,而且存在咗最少十五年,根源起因亦是支那共匪常強調嘅「一國」有關。

有一句說話响匪區非常流行 ── 干吗香港都回归了还是右侧驾驶。早在2003年,小弟準備「為『祖國』汽車業出力」嘅時候,安徽安凱、廈門金旅、鄭州宇通等車廠嘅領導、工程師等等,就有講過類似嘅說話。另外,我揸旅遊巴 (但未推莊唔做「包班」)嘅日子,亦經常聽到阿珍阿蓉嗰類刀手在提醒啲「待宰的豬」注意香港交通「行車方向跟內地不同」時,偶爾都會講類似呢句說話,甚至我聽過最誇張嘅講法係「這是英國鬼遺留下來的問題」。可以見到右軚vs左軚其實係非常「政治化」嘅問題。

大家或者會諗,共匪要搞右軚改左軚可以搞咗澳門先,但澳門都仲係右軚喎…… 理論上係啱嘅,但留意一下,澳門其實通街都左軚車,仲要只係掛澳門車牌、無「粵Z‧1234澳」入匪區嘅車牌。唔止私家車,仲有係旅遊巴「發財車」。

攝於2003年
Original link: https://victoryguy.smugmug.com/Macaus-Buses-and-Coaches-2017-November/i-LdHFD5M/A
Special thanks for Mr Donald MacRae

呢啲車早在大約2000年已經出現,反映澳門右軚改左軚早已經進行準備工作,爭在幾時「撳制」。當然,大家可以拗「澳門改左軚改咗十幾年都仲未改到啦」,但要明白澳門政府已經係不折不扣一個共匪中央可以直接操控嘅「鎮政府」,隨時可以「撳制」而一夜變天;而且澳門巴士嘅採購已是由澳門政府負責,招標仲要係經廣州市嘅广东省机电设备招标中心進行,要將巴士換晒左軚車有幾難,唔駛半年就可以搞掂!

「上綱上線」到港珠澳大橋,第一個關鍵就係要將香港同澳門有道路連接,使到當澳門「右改左」連同珠海市夾埋,對香港「兩個打一個」,並同時抵銷目前香港嘅右軚車直上深圳嘅「阻力」。第二個關鍵係大橋實行左軚行車方式,唔係香港立法會批錢前後馬上,而係大橋主體將近完成才公佈,呢個擺明係防範香港嘅反對。事關香港一定拎住「澳門仲係右軚行車」同共匪搞對抗。只不過支那共匪藉住大橋範圍嘅領土主權將左軚行車作合理化,削弱香港响「兩制」之下嘅話語權,順便為澳門「右改左」進行第二階段嘅鋪路。

當然,澳門幾時「撳制」右改左係未知之數,但要明白支那共匪嘅真正目標係香港,而港珠澳大橋通車並實行左軚行車模式就形成最具體、最實在嘅「客觀條件」。只要澳門鎮政府一宣佈右改左,支那共匪就可以拎住條橋向香港施壓。熊匪永達就是「漏口風」支那共匪呢個打算,順便測試水溫,同埋「引蛇出洞」將香港右改左嘅技術問題流出,然後支那共匪就搵到焦點可以郁手。

可是依家嘅問題唔係在於香港要右改左嘅技術問題有幾難解決,而係港燦港豬「我討厭政治」同「民不與官鬥」嘅思想只會照單全收、默默承受,令到公民社會在政策研究方面如何反擊都隨時只會徒勞無功。唔只可以話熊匪之放話係「鳴槍示警」,更可以話係「打開缺口的第一刀」。香港仲有無得救?隨住大橋通車,難矣!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