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插針鎅櫈撬錢箱,港共部署搞城管式監控

睇標題想話「又上綱上線」?不如睇下近兩個幾月以嚟啲插針鎅櫈同撬錢箱 Cases 嘅疑點分析先吧。

首先,撇除港共公安最高調拘捕檢控嗰單,當事人聲稱不滿九巴「收車」等服務質素所以「報復」嘅犯案動機係幾咁膠到無朋友,咁多單案件嘅所謂舉證,不論响法律角度或者常識而言,根本係完全不撚柒之所撚鳩為。

回帶N宗案件有人被拘捕,都係話响被捕人屋企搜出「懷疑用作犯案」嘅針或鎅刀。每次我睇到呢啲報導之後第一句「邊個屋企無縫紉嘅針同鎅刀呀。都憨撚柒鳩!」就算被插針/鎅櫈嗰部巴士有錄影系統,又真係錄到疑犯落手,單憑錄影片段已經夠料拉人啦;又掉返轉講,就算錄到疑犯响巴士上坐响被插針/被鎅嘅嗰一行座椅,都未必錄到佢有所行動,在法律上頂盡只能提出犯案可能質疑推論,但無法作有效舉證。更是無錄影的話,就連疑犯「係咪上過嗰架巴士」都不能舉證。嗰啲所謂拘捕隨時鳩做。而就算响屋企搜到針、鎅刀等利器,根本都無法舉證係凶器 ── 撇除「邊個屋企無縫紉嘅針同鎅刀」所帶出嘅憨鳩,就針而言,都插咗落張櫈度,屋企搜到其他針就唔會係「凶器」;至於鎅刀或其他利器,亦無法證明就係犯案所有嘅凶器。

或者用凶殺案做比喻大家會容易啲明白 ── 斬人嗰把刀一係留咗响現場,已經被包起封口成為證物,就算捉到個犯而响屋企搜到仲有N把刀,會拎上法庭做呈堂證物?唔俾法官拍枱鬧爆呀!又或者把刀根搵唔到,港共公安是但衝上一條唔知乜嘢茂利嘅屋企,行入廚房是但攞把刀話係凶器然後拘捕條茂利。

或者大家可以拗「凶殺案把刀會有遇害者嘅DNA、衣物纖維」,然後認為搜到把刀可以「驗」而驗到有巴士座椅嘅「纖維」咪可以舉證囉。好似好有道理,不過…… 第一,搜到縫紉一定唔係凶器而不可能「驗」到結果,即係搜到一屋都係針都無辦法舉證;至於鎅刀….. 刀片可以換㗎懵炳!第二,巴士座椅嘅人造皮同皮同海綿,唔係只係得巴士座椅會出現。即係就算「驗」到,都可以用「無法確定係來自被破壞的巴士座椅」而推翻。再者,凶殺案或斬人案嘅化驗舉證係要DNA衣物纖維,原因就係「同款衫乜人都可以著」。仲要拗嗎?

講大堆以上嘅廢話,就係要提出一個推論 ── 所有插針鎅櫈而有人被拘捕嘅案件,除非因為架巴士有錄影系統而且錄到疑犯嘅犯案過程 / 可以提出合理懷疑犯案嘅過程先至叫做堅料,其餘嘅全撚部都可以話鳩做、老屈、砌生豬肉。再者,以上呢堆廢話在一定程度上算係法律觀點,而港共公安無理由唔知,事關依家班公安接到呢類一望知道舉證困難嘅濕碎畸屎,就多數搵辦法著報案人「息事寧人」。相對返插針鎅櫈案,你話港共公安部唔係「收柯打」做嘢?再深入少少「拋書包」講法律角度。如前述,除非架巴士有錄影系統而且錄到疑犯嘅犯案過程先至叫做堅料,要做到的話就即係要裝晒錄影,而且要鏡頭密集分佈,清楚睇到車廂內每個角落、每行座椅影得清清楚楚先至得。你話巴士公司唔係想做一啲試驗,你信我唔信囉。

撬錢箱仲無稽兼有更大可疑。無稽之處係目前巴士公司嘅車費收入絕大部份係八達通嘅數據,現金的其實不足一成。你估仲係《廉政風暴》之巴士銀嘅年代呀!

就算以被撬嘅係龍運,每日頂盡千零兩千銀。而巴士公司係隔3-4日先至清一次錢箱,即係要偷頂盡未夠一萬銀,其中一宗報導話損失成$15,000,就有唔少巴士業界中人認為老作。但就算無老作,又有一宗嘅案發地點係車廠內,即係有監守自盜嘅可能性。因為撬錢箱案件,一來可以增加鏡頭數目,二來現時巴士公司安裝嘅攝錄系統要巴士主電路通電 (行內叫法「匙火」) 後先至運作,要錄到埋「撬錢箱」就要長時間通電 (行內叫做「長火」)。

無錯,裝晒呢啲錄影系統可以產生阻嚇作用,但同時地可以响車內車外做到實時監控。錄到嘅片巴士公司會拎俾邊個就無人可以寫包單。再者,就是其中有幾單話有錄影片段嘅案件,港共公安可以唔駛經過通緝程序搵疑犯就可以上門拉人。港共公安部嘅電腦唔係有人臉辨識,點可能做到呀。

問題係,港共傀儡政權就算想搞城管式監控,都唔一定要拖巴士公司落水。响當下嘅社會政治氣候,條街燈柱垃圾桶附近裝「城管鏡頭」的話,一定俾人屌到反艇;但香港路面太多柒頭司機、香港社會充斥對巴士司機懷有敵意嘅咸魚,裝錄影就合情合理嘛。巴士公司仲唔係港共傀儡政權最好嘅「借刀」對象呀!再者,「插針會拮屎忽」使坊間產生恐懼情緒,然後可以煽動群眾支持裝錄影…… 毛匪澤東要打倒政敵,都係煽動群眾產生對政敵嘅不滿情緒!

我認係好陰謀論,但過去一直以嚟我亦成日講支那共匪要做一啲嘢達到政治目的都係唔會明刀明槍而係陰濕地兜個大圈做。係唔係,自己用個腦參透吓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