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程證審批權紅線,確認支教民係共匪殖民同謀

一直以來,本土派/獨派都認為單程證不過是支那共匪對香港殖民嘅工具,亦因此提出要取消單程證、或最起碼要取回審批權在香港方面。另一邊廂,支教民、左賊就衝出嚟大叫「家庭團聚是人權」,對於審批權嘅問題就迴避不談,一講到假結婚就「個別事件」,再講到放火殺人犯施君龍就直頭潛水去咗馬利安娜海溝。港共傀儡政權、支那共匪一直啋你都生臭狐啦,但隨住林門鄭氏今日話「取回審批權係『紅線』」,就確認咗本土派/獨派嘅指控正確無誤,亦引證埋支教民、左賊根本係支那共匪同一夥,或最起碼係棋子。

林門鄭氏所講嘅,對香港社會嘅影響、在法律角度到底有乜問題,又或者對比支那匪區嘅戶籍制度,香港連一個縣市都不如,呢啲政治分析,講真嗰句,講咗咁多年,識嘅識明嘅明,唔識唔曉嘅繼續無知,講多都無鳩謂。反而呢,林門鄭氏今次爆Seed,就將支那共匪 vs. 支教民左賊之間在殖民侵略香港嘅關係曝光;兩幫仆街之間互動所產生嘅效果,似乎更值得借呢個機會做一啲拆解分析。

眾所周知,支教民、左賊就是堅信大一統、大中國嘅「信念」將香港同中国嘅關係進行綑綁。佢哋所信奉的係真心膠定假膠唔係要分析嘅重點,而係支那共匪進行殖民侵略香港嘅過程當中,如何充當乜嘢重要角色,發揮緊乜嘢作用。

大家或者會問,明明响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同立場上,支那共匪同支教民、左賊係南轅北轍,點可能合作得到呀?無錯,表面睇真係無合作嘅可能,但撇除「政治嘅嘢,枱面一套枱底另一套」嘅陰濕,留意下一樣嘢,單程證嘅問題,中共香港支部及各衛星組織一直以來比較少出聲,同本土派/獨派嘈嘅都係支教民左賊,講乜春「家庭團聚」都係佢哋。

响中共嘅鬥爭理念當中,有一種手段叫「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在殖民香港呢個鬥爭當中,「主要敵人」在政治圈子中嘅本土派/獨派,對訣支那共匪嘅敵我矛盾所在,大家都明,唔駛花文筆解說。而鬥爭嘅目標,係要香港人被殖民,除咗搶去住屋、教育、醫療等公共資源外,仲有係「打種」。本土派/獨派在目標嘅立場態度好清晰,就係向支那共匪 Say NO;而支教民左賊雖然就「目標」唔敢宣之於口,但就是因為有「包容」血濃於水嘅同胞嘅思想,配合何喜華、施麗姍呢啲仆街實際做緊嘢,可以促成「搶奪」。於是乎,成為支那共匪認為可以「聯合」嘅對象,尚同可以將政治取態嘅不同暫擱一旁。另一方面,事關支那共匪認為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問題已緊握手上,俗啲講支教民左賊根本做唔出乜嘢花樣可以「挑戰中央嘅權威」;相對地,香港嘅人心不回歸是未能落實「全面管治權」嘅最大阻力。既然主要目標係「殖民」,主要敵人係「人心不回歸」,支教民左賊嘅「爭取民主」是無關痛癢的,就是次要敵人。

點解公共資源外要講「打種」?因為殖民嘅基礎係消滅「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相對地,要「打種」生出切合支那共匪管治需要嘅人形物種。要做到呢個效果,最直接嘅方法當然係西班牙殖民菲律賓時期嘅強姦啦,但事隔四、五百年之後係無可能咁做嘛,只能採取 Indirect approach ── 先要壓抑本土香港人嘅繁衍,繼而為殖民物種嘅繁殖提供有利嘅條件。就單程證而言,就係一句「家庭團聚是人權」咪就達到囉。要再赤裸裸啲去講,就是張超雄曾經嘅議辦助理 (唔知依家仲係咪任職緊) 梁正友講過「剝奪窮撚組織家庭權利可恥,要窮毒打一世飛機正仆街」(大約意思,not exactly wording),更是鼓吹北上尋找交配對象之言。

林鄭今日之言無錯係仆街到唔恨,但對照返支教民左賊過去嘅一言一行,絕對可以肯定同確認要推翻支那共匪嘅殖民侵略,首先要隊冧晒支教民左賊。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