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想打海水化淡廠主意,早抖啦

香港嘅食水問題,一直都爭吵不停。東江水天價,仲要「相金先惠」,攞唔晒啲水都無得退返,俾廣東省班支那共匪袋袋平安。另一邊廂,講咗好多年嘅海水化淡廠問題,亦因為粵海投資班極度貪婪嘅粉腸,而只能得個吹字。而每當政界、社會坊間一講要起海水化淡廠,港共傀儡政權就耍、土共就唱好東江水係「生命泉源」云云,甚至連立法會無約束力動議都投反對票,繼續拎香港人嘅生存嚟俾支那共匪壓迫兼壓榨啲錢,就係有齊歷史記錄嘅事實。

早兩日,中国共产党香港支部、巴基斯坦野雞大學假博士葛珮帆無閪端端話去完以色列睇海水化淡廠,跟住話氣候變化而東江都可能會有旱情、香港唔應該再依賴東江水云云。我一睇到嘅第一個反應係「香港唔靠東江水,共匪主子仲點控制香港,你巴基躝坦假博士作反呀?!」跟住再細心諗,假博士响北京收到乜嘢風聲呀,想轉軚同獨派/親英派示好呀?不過,再細心思考,似乎又係錢作怪。

好多人唔信會香港同中国嘅關係最終係分家收場,但試諗返點解一直以嚟响東江水 vs 海水化淡廠呢個問題上面,支那共匪一直企硬,除咗 $$ 之外,食水係生存嘅必須;掌握住香港食水嘅來源,等如鍊住香港條頸。但一個共产党支部嘅人形生物無端端「放聲氣」話唔應該再依賴東江水,即係支那共匪唔想再鍊住香港條頸喎……

雖然,葛假博士唔係根正苗紅,但要明白支那共匪會就一啲唔方便自己放風嘅消息,就會利用呢啲非根正苗紅嘅人形生物,一來等你哋啲人估估吓,二來就係有乜勢色唔對就「一刀斬咗佢先」而唔會郁到自己人。所以葛假博士吹呢個風,即係支那共匪「放手」香港係一個選項。

但另一方面,支那共匪最著緊嘅除咗權力,就係金錢。引伸出嚟,只要能夠搵到錢,香港是否「基本法第一條」根本就唔重要;或反過嚟,俾香港「走」都要繼續可以搵到錢。套用返海水化淡廠,支那共匪可會意圖要染指於興建海水化淡廠,從中搵錢,就是不能排除的。

中国當然有研發緊海水化淡技術,但可以講,依家匪區吹噓嗰啲,唔係 Copy cat 就係偷返嚟。前文《海水化淡,真係平到笑》提過新加坡 Hyflux 响天津起咗間每日產量100,000立方米嘅水廠,產能係 Hyflux 咁多間水廠中最細的,按照呢個道理,應該可以擴建的嘛。但2009年落成至今就嚟10年,無任何擴建計劃嘅消息;而北京、華北一帶過去呢10年都有旱情,查實應該擴建……

而呢10年8載,中国最少有三間公司聲稱能供應海水化淡廠嘅逆滲透膜技術,其中一間就係响天津。即係可能發生過乜事,唔駛畫公仔畫出腸啦!

撇除啲偷呃拐騙嘅嘢,支那共匪嘅技術你信得過嗎?唔係話化淡唔到,而係化淡效能,簡單啲比喻,假設新加坡、以色列100L海水濾到25L淡水,中国的頂盡濾到15L。

我唔知葛假博士放呢個風嘅背後支那共匪係乜水,海水化淡技術目前最穩健嘅就係新加坡同以色列。唔係唔俾錢你支那共匪搵,但做到新加坡同以色列嘅水平,先好講嘢。正如啲中国製造汽車,得嘅就留低,唔掂嘅就躝屍趷路,係同一個道理。

要簡單直接啲講,葛珮帆同你上線講聲「死咗條心」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