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風都掛住炒賣,香港人唔死都無用

當林鄭政府都有所行動準備應付超級颱風山竹來襲,吩咐港人做足防風措施。人人都衝去超市掃貨充實糧倉,又買膠紙貼玻璃窗 (查實無乜作用)。雖然從網上所見都有某些區域的超市的食物、樽裝水被搶購得所餘無幾,但總體超市嘅糧餉供應尚算可以。

之不過,各類要嚟貼玻璃封箱膠紙、牛皮膠紙之類,文具舖、五金舖等就「趁風打劫」,就坐地起價。平時大約$10 一卷,少則加到 $15,網上流傳最貴炒貴七倍到 $80。呢啲仆街所為唔止要極度嚴厲譴責,嚴重啲講,要做啲店舖老細出嚟打鑊甘就啱。

香港人一直都係靠炒賣致富,甚至不務正業。由1960年代開始,開製衣廠嘅唔係車衫去賣,而係轉售成衣配額;跟住1969年的士牌出現,又係攞嚟炒。近十年更加唔駛講;到1973年小巴合法化,都係炒;再進入1980年代,就開始炒樓猖獗;到1990年代,YES 閃卡……

97前嘅炒賣情況,除咗炒樓,都唔涉及生活同生存基本需要;到97後,以往炒開嘅就炒得更加瘋狂,無炒開嘅、你諗唔到有得炒嘅。粗俗啲講就乜都炒得一餐。其中港人最關注嘅炒樓問題,97前猶幸英國殖民走狗年代嘅公共房屋政策及租務管制,炒樓點炒都仲叫做有得住。但到97後,炒到天價不特止,有樓揸手嘅人對住未能「上車」嘅人,唔止漠視,更會恥笑佢哋無本事。可以話炒賣涉及生活所需都好,都唔理其他人嘅死活。

點解不斷強調97前後?唔計炒樓仲有政策做到一啲平衡市場嘅「干預」之外,其餘嘅炒賣都仲會因應市場實際情況,唔會開天價或盲目「追貨」,但 97後,持貨嘅一味要谷高價錢賺到盡,無貨揸手嘅,唔計連「彈藥」都無嘅借貸問題,就話之個價係咪合理,一味追貨。就如之前我寫過嘅樓市已經係。

無錯,97後尤其是近10年,炒賣嘅主要係支那匪區嘅黑錢,但夠膽話香港人無份咩!剩係又係講買樓,幾多「父幹」成交就知啦。再又無錯,炒風禍源係支那共匪,但無港燦嘅跟風,邊可能炒得起呀。而今次打風炒膠紙,連姑且算人命攸關嘅膠紙都炒,可見香港社會嘅人心敗壞得幾咁嚴重。就係為咗錢,完全不擇手段到簡直令人髮指。你話係咪唔死都無用吖!

再宏觀一啲睇炒賣問題,但凡有得炒嘅行業,都只會變成不務正業。就由製衣業開始,就是唐翔千、田元灝、陳永棋之類嘅撚樣,唔駛等支那共匪搞乜春改革開放、吸引港商設廠,原本香港係遠東成衣生產基地地位已經冧咗無一半都三份之二。跟住到的士,近呢十年嘅不務正業、壞事做盡,講到口都臭。就算係小巴,就係有得炒,服務質素、車輛管理等實際營運就「行得就得」。再加埋炒樓同今次打風炒膠紙,清清楚楚見到只要有得炒,成個社會運作都唔撚正常。再推論落去,只有用左翼嘅思維,終結晒所有炒賣嘅可能,個社會先至會正常返。只不過支那共匪為咗錢,點會處理。

可以話香港一日仲係特區,個社會係唔會正常。掉返轉,假設 UK revoke 成真,就必須斬斷晒所有炒賣嘅可能。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