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之後,香港無得救


超強颱風山竹吹襲過後,香港市面滿目瘡痍。港共傀儡政權四個大字關人撚事,只停課不停市,結果今朝鐵路巴士乜都無,根本成個香港就運作唔到。林門鄭氏由噚晚到今朝,只係叫啲僱主講下良心….. 香港啲僱主根本只係奴隸主,當啲僱員係奴隸。心諗你林鄭都有撚病嘅。

林鄭點解唔停市,後半部再猜測分析,先睇下今朝「山竹過後無車搭」之下,港燦嘅表現,簡直痴撚鳩線。

响大圍站,港鐵公司本來話會有接駁巴士出九龍塘,但後來因為路面受阻開唔到,就有港燦問喉港鐵娘親 ── 咁我點返工呀?! 這是一位在現場目擊朋友話我知的。另外,巴士公司嘗試提供有限度服務,但開車不久就遇上冧樹無法再前盡。另一位在朋友在車上,佢就同我講有乘客話「唉,點返工呀…..」。再又另外一位朋友,好彩地搭到巴士102隧巴過港島,見有兩個同行的人在紅隧口上車,聽到佢哋坐低後就話「終於上到車,唔係返唔到去,實俾老細屌」

香港人真係好鍾意返工呀!好撚好笑呀屌你老母……

明明無車搭,腦部正常嘅人見到咁嘅環境,都費時出門啦。但一眾港燦還是扭盡六壬搵方法去返工,唔計在僅餘嘅公共運輸車站大排長龍,話之要比平時返工嘅方法轉多幾多次車、俾的士狗劏到一頸血、紅VAN狼斬到一地血,甚至要攀山涉水、「行路上廣州」嗰隻。尚且因為政府無宣佈停市,只能焗住硬食,都算喇。但呢三個例子 (姑且當佢哋無吹大咗),反映咗香港人對於「不合理」呢三個字,唔係只會逆來順受,而係盲目。而尤其是返工呢兩個字引伸出嚟嘅意思,就係為咗食飯乜都得。唔信?試下問今朝呢班人點解要千辛萬苦都要返工,我敢保證答案離不開「唔駛食飯呀?」「唔駛供樓交租呀?」

扯遠少少講,每逢涉及到「開飯」嘅問題,不論佔中也好、今次打風過後也好,香港嘅人形生物都係「食飯」為先,而為咗「食飯」,幾唔合理嘅奴役都會忍受、接受、甚至享受。所以話,香港根本係奴隸社會,根本係無錯。講緊唔係樓奴定返工奴,而係直頭係奴隸。

過去見唔少人用《千與千尋》荻野千尋嘅父母形容香港人,我覺得係侮辱咗宮崎駿囉。點解?荻野千尋父母變咗做豬都改變到個女,但港豬就真係等被支那共匪劏囉。

港豬咁嘅素質,香港仲有得救咩??

林鄭點解唔停市,具體原因真係好難參透。但今朝林鄭見記者時話「早已知道會有這個情況出現」,即係話佢知而不行啦。要「行」其實响技術上有幾個方法,包括《公眾假期條例》(Cap. 149),或者《緊急情況規例條例》(Cap. 241) 呢個响共匪殖民侵入之下其實好危險嘅做法 (一開咗先例,支那共匪一定濫用),仲有《預防及控制疾病條例》(Cap. 599) 擺明「打橫嚟」嘅方法。有來自官場嘅流傳,港府係有諗過Cap. 149 同 Cap. 241。雖然無辦法確定堅定流,但可以進一步肯定林鄭就係唔做。

而既然林鄭講過「知道」但就只係停課而唔停市,即係有更高層次嘅「力量」唔俾佢做。呢股「力量」來自邊度都唔駛多講啦。咁同「香港無得救」有乜關係?

拉到最遠講當然係「民主回歸」啦,但真係扯到太遠。講返近啲,港燦成日開口埋口「乜都係『阿爺』話事㗎啦,講咁多做乜?反對有乜用?」,表面上又係逆來順受嘅思維,或者係小農奴隸基因「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深入一啲講,其實係縱容支那共匪亂鳩咁嚟為所欲為,想對香港做啲乜嘢仆街事都唔駛擔心有人反對,因為反對得嚟都俾啲人形豬撳住。過去呢十年八載,高鐵又好、佔領又好,一大堆社會議題都係咁而出事,依家連因為風暴引致嘅個人安全問題,港豬、港燦咪自己受囉。不過咁,啲香港人形豬還是會「唔好上綱上線」「唔好乜都政治化」而繼繼忍受、接受、以至享受。

一場風暴,唔止揭露港共傀儡政權嘅廢,亦揭示咗香港社會到底有幾病入膏肓,死得嗰隻。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