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竹之後,香港無得救 – 仆街僱主奴隸主與甘願做奴隸

上回講到,超強颱風山竹摧殘過後,林門鄭氏只肯停課唔止停市,而一眾港人港燦港豬展現「我好鍾意返工呀」精神,唔理無巴士無鐵路,都要翻山涉水、攀山越嶺都要返工,好狠犯賤。所謂「一隻手掌拍唔響」、「一個銅幣有兩面」,「我好鍾意返工呀」精神嘅背後點解要咁犯賤,究其原因,不過是香港充斥住本質是奴隸主嘅仆街僱主,不斷搵方法、搵罅攝去壓榨員工。

林門鄭氏面對傳媒追問唔停市對打工仔嘅影響,就咁叫僱主「講良心」唔好扣人工、獎金之類……結果?幾單扣人工、扣大假、口頭警告上咗報,無上到報嘅 Cases 隨時多如銀河沙數。剩係講返政府本身,响林鄭向奴隸主對牛彈琴嗰朝早,我認識幾個打政府工嘅朋友,全部都俾上司「照肺」── 做乜咁遲先返到嚟。無錯,林鄭响嗰朝亦都話已向政府內部「落柯打」,但到18號先有公務員工會走出嚟話响17號臨收工先收到銓敘科 (公務員事務局响97前嘅名稱) 嘅通告。即係話連政府內部嘅所謂主管級別,未見到通告就「揸正嚟做」為名,壓榨下屬為實,都係奴隸主一堆。

過去的這些年,僱主要壓榨勞工階層嘅思想、心態、言論、行動,都壓出入窮、無孔不入,「廿蚊張」呢條仆街講過乜嘢賤嘢,無謂嘥時間回帶。但啲奴隸主嘅表現就出晒嚟,為嘅就係經濟左翼理論所講嘅「高人一等」嘅階級特權、優勢。細心睇清楚,其實係一種借踩低勞工階層嚟抬高自己嘅低劣手法。坦白講,屌鳩啲僱主壓榨嘅同時,換另一個角度,其實係啲奴隸主廢柴。試諗下,作為好聽啲叫做老細嘅、管理層嘅,有本事的話駛閪咁樣壓榨下面咩。

點解又係引伸到「香港無得救」呢五個字?要指出嘅唔係乜嘢階級矛盾呢啲懶係高深但其實流於表面嘅理論,奴隸主壓榨奴隸(僱員) 妨礙社會正常運作,亦只係「無得救」嘅表層,而係承如上段所講嘅「廢」,啲「奴隸主」嘅思想心態,係唔想個社會有變化,藉住「地球唔轉」嚟保住自己嘅優勢陣地。

至於在「奴隸」層次,為咗開飯為咗供樓,甘於被奴役;怕開飯都成問題,面對奴隸主嘅壓榨,或者再直接啲引用16世紀開始非洲、美洲嘅奴隸制度,俾奴隸主虐待都唔敢反抗、據理力爭;或仿傚林鄭嗰句,爭取返啲「良心」返嚟。再另外的,不論東方定西方嘅奴隸社會,除咗奴隸唔敢反抗之外仲有另一個現象,就係奴隸/奴才為咗要啖飯好食少少,就只會向奴隸主阿諛奉承,而其中一種手法就係為奴隸主幫口,甚至落埋手虐待奴隸。用現代嘅講法即係「揸住雞毛當令箭」。導致嘅局面就係有能者不一定會居之,但無能者只要「識做人」就能「成功」。唔好話「屈屈不得志」咁嚴重,就是平常嘅職場,唔少有能力嘅人才因為咁而被淹沒。

而睇返16世紀開始嗰段奴隸制度嘅歷史,就係奴隸唔敢反抗,或頂多只會討好奴隸主,結果奴隸制度超過400年嘅時間。引伸出嚟,即係個社會發展停頓咗。套用返响香港,打工嘅就係唔敢反抗、據理力爭,有得啲濕鳩老細繼續「打鞭」,香港嘅社會發展咪停咗囉。咁仲有得救咩?!

無錯,香港社會嘅問題主因係來自政治制度,但家陣香港地最普遍嘅意識形態氣氛就係「我討厭政治」嘛。香港人繼續俾心機「我要食飯」「我要供樓」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