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後回望這四年

眨下眼,「佔領」咁就四年。除咗不問世事、我討厭政治嗰啲,响呢1461日之後作出回望返當年嗰79日,而要用最簡短嘅字句去總結,相信點逃避都無辦法而最多嘅會係「無功而還」呢四個字,又或者係「功敗垂成」。

戴耀庭教授提出「佔領中環」嘅計劃概念,目標係爭取真正嘅普選;或者嚴謹啲講(尤其是廣義獨派。熱普城嘅假獨派除外),係爭取返支那共匪對《中英聯合聲明》走咗數嘅民主選舉。單睇呢個目標,結果當然落空。落空嘅成因,唔想再花篇幅多講,大家心裡有數、歷史自有公論。不過,整場佔領,培育出一批政界新秀,本可以在支那共匪壓迫嘅大氣候的夾縫中掙得一線曙光,算是無功中之功,可是唔知真係時勢未到、還是末世妖魔當道,呢股新勢力幾乎全部被淹沒。所指嘅唔止係游蕙禎MP 等人被支那共匪 / 港共傀儡政權強暴式轟出局,仲有係唔少响嗰79日裡面積極參與、受到啟蒙嘅普通人,都紛紛轉趨沉寂。

過去呢四年,香港嘅政治局面以至社會狀況嘅變化,絕對可以用「沒有更壞、只有更壞」去形容。唔止係支那共匪變得更有恃無恐的張牙舞爪,亦唔止從前段所指嘅「轉趨沉寂」所反映出嘅無力感,仲有係人心衰落、人性敗壞之像。最簡單例子,就如「咸魚」嘅風氣更加熾烈。大家試回想返吓,响1461日再之前,有幾何見到售貨員、巴士司機受辱?上唔到巴士就衝出馬路擋住架車?唔係完全無,但唔會搞到成日見報,更未見過搞出例如大埔滘巴士反車之類嘅大頭佛。

「咸魚」風氣本身嘅出現,確係由於人性敗壞;而人性為何會敗壞,可會同佔領有關,好似有啲上綱上線。但咁講啦,當政治大氣候使個社會充斥「負能量」,人心就會變異。所謂「大氣候」,係由支那共匪嘅張牙舞爪開始,政治制度變得無能,就連基本生活都出晒事,但又無人搵到或無人可以提供到解決方法,俗語話怨氣,即係「負能量」就慢慢累積。積積埋埋就要搵地方發洩。有錢嘅炫富,買樓買車晒命、去旅行都 show off 一吓;無錢嘅就搵啲更卑賤嘅目標去蹧質。

講到有錢嘅晒命,或者大家想搵劉鳴煒嚟反駁我。無錯,佢呢啲根本係晉惠帝,但有機會試下問佢對香港嘅未來有乜嘢諗法 (問得深入啲嗰隻),你估佢會答到你咩?!

可以話,香港係當前呢個政局同制度之下,根本無將來。「無將來」呢三個字,對於年青一代嚟講係好大件事,而基於知識水平會思考「出路」,繼而就會諗到要「破局」。呢個就解釋到港獨為何在年青一代催生,因為要「破」嘅就係現有嘅政局同制度,只有脫離中国先可以「破」得到。

另一方面,撇除支那共匪講乜春「不容分割」、支教民大一統嘅「建設民主中国」、國民黨特色中史課本嘅洗腦,亦先唔講我之前提過「 target=”_blank”>無獨立嘅條件」嘅分析同主張,點解「港獨」還不成氣候,最主要嘅原因,一來係佔領嘅「無功而還」所形成嘅悲觀心態,二來係其實唔少「上咗岸」嘅一群,响目前支那共匪殖民之下尚且可以苟且偷生,所謂仲有訂企,佢哋點都會知道如果「破局」成事,就有可能失去原有嘅身份地位,或至少唔能夠跟隨原本嘅「玩法」就可以指天篤地。引伸返去政界,不論土共定支教民,撇開「跟隨黨嘅路線」問題,其實都係一種套路。可以見到,香港嘅困局,並無因為為佔領已有「破」,相反地過去呢四年,不論政界定成個社會,阻止「功」嘅出現而要繼續「垂成」;而無權無勢無錢嘅一芥草民,就繼續「有冤無路訴」,得閒無事就做下「咸魚」發洩吓,政客出嚟廢噏兩句扮嘢疏導下…… 不斷在無限Loop。

走返去「破局」呢樣嘢。香港唔同中国分割,真係死路一條。但到底要點樣「破」(How to),年青一代仲未有好扎實嘅論述基礎。呢個好難怪佢哋,一來「國民黨特色中史」產生對英國殖民嘅歷史觀,存在抗拒英國嘅潛意識;二來佢哋一直所受嘅教育,欠缺國際視野;三來身處嘅社會同政治環境,無太多空間俾佢哋去做好宏闊嘅研究探討。姑且直接少少啲講,英國就係香港嘅因素,仲有歐盟同美國、加拿大都係;再仲有表面睇無關連,實際係舉足輕重嘅南洋 (主要係新加坡、馬來西亞,同埋越南)。越南都關事?唔係尹光,而係以我所知,越南人多少都知道「第一收容港」歷史。

好似越扯越遠同四年前無關。嘗試細心諗下,要是四年前就識得握住英國嘅因素、拎住美國响亞太區嘅影響力、香港同加拿大嘅微妙聯繫,甚至曉得借用南洋嘅關連,會有乜嘢唔同嘅結果……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