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使團財困,耶教侍奉瑪門的冰山一角

影音使團山窮水盡嗌救命,好多非耶教拍爛手掌。的確香港嘅耶教機構真係好黑人憎,但照事論事,在商業角度考量,要是節目有收視,那怕亂燒銀紙。只不過影音使團嘅so called 節目嘅內容同製作質素,真係除了耶撚以外沒有別的觀眾,粗俗啲講,全部都係「耶撚AV」── 俾耶撚「打飛機」自high。

唔止影音使團,再睇埋其他耶教各類型式嘅影視製作,內容幾乎全部都唔係Target for the most,一味sell神愛世人、耶穌愛你,表達手法風格通通都係感動感動感動,再唔係就係咁講「得到求恩之後人生如何改變」,完全只係Marketing 所講嘅 Hard sell。最明顯而最多人見識過嘅莫過於高晧正嘅烚熟狗頭「因為耶穌我充滿喜樂」。唔好話見到都唔開胃而唔想睇,就算睇,非耶教信眾根本都唔會明白,更唔好話會有所領受得著。

耶教嘅製作之所以咁,最主要原因係心態上一如楊牧谷牧師曾指斥嘅「將屬靈與屬世置於二元相對之局」,然後「自以為擁有真理,自覺高人一等」,再之後就是看待非信徒的「有罪」之身嘅心態,繼而以路加福音23:34耶穌臨受死之前的祈禱中的一句「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為論,覺得「罪人」不明白只需要求上帝赦免就足夠。從來唔會思考到底所謂「傳福音」嘅過程有無問題;甚至再偏執一啲,覺得佢哋(非耶徒)唔明只係佢哋問題、是上帝的旨意,等末日審判、地獄之火臨到佢哋身上。

但另一方面,耶撚又知道活於「屬世」其中一樣需要嘅係錢,原因唔係生活,而係要「為神作見證」、「榮神益人」。但是要使錢就要搵錢嘛,但稍為現實啲嘅諗法,就拎住舊約瑪拉基書3:10而有嘅主張「十一奉獻」周圍打人心口。可是啲錢點樣使,「屬世」啲講係咪用得其所,就是只會「撻上帝朵」話使呢啲錢係「神嘅旨意」。單係從呢一點,真係會用腦思考嘅基督徒,就知道唔應該泵水俾影音使團啦。

其實呢一樣「撻上帝朵」亂使錢嘅所為唔係今時今日先有,早在1990年代「過渡期」,香港耶教界開始「研究」教會增長嘅個課題,就陸續出現「洗腳唔抹腳」同為咗「為神作見證」、「榮神益人」而向信眾「搲爛腳」嘅現象。呢個亦係小弟離開教會並決定唔再重返教會嘅原因之一,事關親身見識過。

耶教界所講嘅「教會增長」,基礎都係一堆能以數字量化嘅事情,包括奉獻收入、會友人數,再引伸至堂會規模、擴充堂會 / 開設分堂等等。例如近年聖公會、循道衛理、浸信會之類勾結地產霸權嘅搵錢大計,就係以堂會規模、會友人數為基礎,然後「撻上帝朵」以「神的旨意」去實行;當然又就是拎住瑪拉基書3:10,好聽啲叫籌旗,唔好聽叫招搖撞騙。

當年小弟返嘅教會只係一間响屋邨以自修室方式開辦嘅教會,星期日崇拜人數大約100人,奉獻相對支出基本都達到收支平衡,唔算好多錢剩。1994年無端端話總會打算「擴充堂會數目」,而我返嘅嗰間堂就「認頭」話不如作為「分堂」,大多數會友聽到就話「上帝給我們異象」就好興奮。但是,我就第一個提出「開分堂要用唔少錢,但每月奉獻都係剛剛好,剩得唔多。錢從那裡來」嘅問題。牧師、執事等當然就只會鼓勵會友「為呢件事祈禱,尋求上帝嘅旨意」,另外就「拉我入房」話「呢件事如果係上帝嘅旨意,好多問題都會得到解決辦法」。

到後來,牧師、執事話「祈禱嘅努力,上帝聽見了,我哋覺得要為呢個異象付出……」即係準備搞分堂。「錢從那裡來」呢個問題,如何處理?原來係叫會友幫手賣「慈善券」,另一邊廂就透過香港總會向美國嘅總總會「求救」。結果就掀起我同牧者嘅爭執。我指出「如果真係上帝嘅旨意,教會最起碼有一定儲備,唔夠俾晒開分堂嘅錢都起碼夠俾相當Portion。呢個先係上帝給我們所預備的,而唔係錢都唔夠就四圍撲」。換來的既有牧者嘅「訓誡」,再遭其他所謂弟兄姊妹或明或暗嘅批評,話我「對上帝唔夠信心」云云。當你見到教會可以為咗錢咁做嘢,又見到因為錢而反映嘅人性真面目,點可能唔選擇離開!更是見到所謂教會嘅現象根本同基督教教義主體「大纜都扯唔埋」,仲會打算踏足嗎!

邊間教會就唔開名喇,頂多俾TIPS就是香港總會會址搭KMB 2B, 2F, 3C, 7, 85, 85A 會望到,有間中學响大埔;美國總總會响 Wisconsin。係咁多喇,慢慢估啦。估中我都唔會講答案!

香港耶教响97後同錢有關嘅「惡行」,一般人見到嘅聖公會、循道衛理、浸信會之類勾結地產霸權,已經使人心寒,仲有一啲唔只亂使錢,仲要誤人子弟。情況唔係配合支那共匪殖民大計响學校進行洗腦買教材之類,而係又係以「為神作見證」、「榮神益人」向學生、家長cap水。

將軍澳真道中學呢兩個「發光」十字架,據報料所指合共使咗幾十萬。你無睇錯,係「六個位」。啲錢嘅其中一個來源,就係向學生及家長進行「募捐」。有幾多學生/家長捐咗我就無查,但就知道有家長質問校方「呢兩個十字架對我個細路嘅學業有何幫助」,甚至有該是信徒嘅家長「撻聖經」質疑校方籌呢筆錢係咪符合「神嘅心意」。

校長曹希銓博士、校董會主席胡明添牧師、副主席陳德昌牧師、校監鍾嘉樂牧師….. 唔好問我消息邊度得嚟。我有寫開同基督教有關嘅評論,自不然會有人睇到然後認為可以向我「篤灰」。再者,傳媒專業操守之一就係「保護消息來源」,唔好旨意我會「爆」誰是你哋個腦認為嘅猶大。

呢三件事再加埋聖公會、循道衛理、浸信會之類同地產霸權有關嘅所為,清楚睇到香港耶教根本就唔係「為上帝作見證」,而係「侍奉瑪門」(原文可讀馬太福音6:24)。甚至再深入了解「教會增長」背後嘅操作同支那共匪嘅殖民大計可以分析到有何關連存在,更會好清楚香港耶教唔只係「侍奉瑪門」,更是「侍奉中国共产党這個瑪門」。

後記:
1. 新加坡、馬來西亞嘅基督徒會知道一位林義忠牧師,我是他的堂弟。近年幾次在香港、古晉見面,都會談到基督教信仰,我都不會抗拒,有很好的交流。嚴格講,我不排斥基督教,但極度抗拒香港嘅教會;
2. 接觸過不少台灣或星馬的基督徒,佢哋對於我呢個當前開口會是「滿天神佛」嘅離教者,唔會好似香港班耶撚咁擺出一個不屑嘅態度同目光。香港嘅耶撚反省一下點解會是有如過街老鼠啦。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