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藝人免受凌辱,先要學識尊重藝人

南韓女星張紫妍2009年自殺事件,近日因為南韓嘅刑事檢控期限即將屆滿再被翻出來,有指她的經理人做扯皮條 (香港叫法「雞頭」) 迫她做應召女郎,由陪酒到上床,甚至SM、Orgy、Double Penetration、Trio-bang …… 乜都玩齊,更要她進行結紥手術方便各行各業的老闆「享用」時可以無套中出,可見南韓人嘅變態程度令人咋舌。另根據報導指南韓警方在張紫妍報案嘅冷淡處理睇到韓國人重男輕女嘅態度係幾咁仆街。

雖然褻玩性侵藝人唔只發生於亞洲,美國荷里活、歐洲演藝圈一樣有,「metoo」事件都係咁樣嚟。一般人認為呢類事件嘅成因不過是經理人、製片人、監製之類大權在握,演員、歌手為咗事業生計唯有就範,以至再衰啲嘅小農奴隸基因 ──「一買一賣」之嘛,甚至係「這就是發明星夢嘅代價」。但點解會有呢類事件發生,無乜人深究過,更無人反思過,頂多只係從金錢嘅角度,認為演藝圈嘅生態不過如此然後作結。

要講錢,就要從經濟右派嘅角度去分析。「右派」嘅理論基礎係供求,有何「求」導致啲仆街經理人、製片人、監製之類會提出「供」?又或者啲經理人、製片人、監製之類同演員、歌手之間就呢啲不道德的交易有何供求關係?後面條問題好多人都會明白,唔駛多講。想詳細啲可睇返前文《係時候對藝人的壓力做反思》。至於前面條問題,除咗錢之外,不容否定的是,係對「藝人」嘅所謂身份地位嘅想像,以至幻想。金錢方面,當然就係藝人嘅收入生計問題,不論係「無通告」要開飯就上床都要做,或者認為藝人為咗賺更多錢上床都無所謂。至於想像以至幻想,就係覺得「搞明星」係好威水嗰份虛榮感 ── 明星人人識,但就係我同佢上到床;又或者同金錢角度嘅虛榮感 ── 老子有錢有本事同明星上床。

深入一層做思考,無論係「同明星上床好威」定「有錢搵明星上床」嘅虛榮感,其實都係基於一種「明星唔係普通人」嘅看待態度,講到尾都係一份唔尊重嘅思想心態。無錯,「發明星夢」呢四個字對某啲人真係好大引誘,但唔係成為經理人之類可以胡作非為嘅藉口。

或者大家認為我諗得太理想,覺得從事演藝圈嘅應該只集中磨練演技唱功,啲仆街經理人之類應該消失。事實上我亦知現實世界一定有仆街,賤人永遠係掃唔晒,但是只要仍有視藝人、公眾人物係「好另類」,嗰份虛榮心就必定存在,啲變態佬仍然會「求」、啲仆街經理人仍會搵辦法「供」。社會應該要學會「藝人嘅工作唔係anywhere,anytime,離開咗螢幕、舞台就如一般打工仔 after office hour『收工』」嘅觀念;或者套用來自高登嘅「靚女唔疴屎」嘅笑話,即係藝人在工作以外,都係要過一個尋常普通人嘅生活。

所謂「仆街掃唔晒」,但無謂增加仆街嘅數目,就由大家做起。

後記:張紫妍慘劇被翻出,令我產生一個懷疑,當年台灣滾石唱片一個姚姓嘅經理係咪打算安排响南韓做類似嘅交易?只不過有人唔肯就範,但之後就開始一連串負面新聞出嚟,嚟劑一沉百踩過佢嘆。邊個歌手就唔開名喇。如果我烏鴉口佢都係受害者。再者,「過咗咁多年」都無謂再考究。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