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利球迷之阿媽係女人

美帝走狗紙老虎嘅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揭發」支那共匪政協副主席董建華名下嘅美中交流基金會為共匪統戰部在美國境內進行間諜滲透工作,好多人睇到嘩嘩聲,亦有唔少人形生物話「唓,一早知啦,美國都係事後孔明講埋啲阿媽係女人嘅嘢之嘛」。呢類說話响近十幾年嘅香港經常出現,我都聽到無晒感覺。點樣「經常出現」?

就以今次事件為例,當老懵董「退位」於港共傀儡政權之後,成立多個所謂基金會、智庫之類嘅時候,多數港燦就是不聞不問,但同時對於有言論認為董匪是在為支那共匪辦事、不管是對香港進行殖民入侵或是如美帝爆出嘅統戰滲透,港燦就話「唔好亂諗咁多啦」、質問「你有乜證據呀?」之類作出否定。呢啲說話背後嘅思維考量,在一定程度上係基於董匪嘅所謂社會地位同衍生嘅勢力,認為無可挑戰。或以較學術性質嘅講法,係一種崇尚權威嘅表現。再引伸出嚟,係一種以為親近權貴有著數、至少唔會出事嘅小農奴隸基因價值觀。俗語「西瓜靠大邊」其實係咁嘅意思。

只不過如今係美國呢個「勢力」比董匪強勁千倍、萬倍嘅物體出嚟話董匪「係共諜係鬼」之時,港燦被迫要面對「押錯注」嘅現實,但又要「維護自己面子」跌落地嗱返乍沙,順便掩飾自己對之前所不認同的、反對的說話嘅「錯失」。

類似嘅例子响過去10年其實多不勝數,單是689暴政為例。2011年傀儡政權首長假選舉嘅時候,條街一大堆港燦話689好呀好呀,對唔少論政者指出689嘅危險之處嗤之以鼻,甚至對689僭建醜聞、黑幫飯局之類嘅醜聞一概冠以「抹黑」之說。但當689現出狼相之後,以至佔領期間到清場,就只會講一句「唔夠佢鬥㗎喇」就算。面對2011年嘅「批評」就只係識得鵪鶉、迴避不談,完全唔記得自己當年係乜嘢立場、態度同講過啲乜。

要再數真係仲有排數,但可以清楚睇到港燦是一堆何等仆街嘅賤種,老土而俗啲講係「死咗都唔駛恨」嗰種。

除咗過去的、現在的,嚟緊陸續仲有好多港燦「唔好亂諗咁多啦」、「你有乜證據呀?」好大機會會「出事」。其中一樣就係 BNO 護照平權。會幾時發生我真係話唔埋,但港燦只會繼續「英國佬走咗仲點會理香港吖」,咪等睇下到時有幾多喊苦喊忽囉。依家唯一可以講嘅係「要續好續,唔續準備永世無得續」,可以唔信嘅,反正一如《聖經》路加福音4:24

勝利球迷之所以「風光」,因為自我感覺上永遠處於不敗之地,俾外人睇落自己好醒好掂;另一方面就方便左右逢源「兩面落注」,好似金庸筆下嘅韋小寶咁食盡兩家茶禮,著數攞晒;但韋小寶要做幾多功夫先可以同時奉承康熙又能向紅花會交代到,就好多香港人唔會睇唔會諗。即係我成日屌鳩港燦「著數想要,付出免問」嗰種仆街思想。更是現實世界係經常發生魚與熊掌嘅情況,香港要仆街除咗支那共匪之外嘅最大原因,其實就係咁。

香港嘅局勢已經不可逆轉,更可以話巨變在即。睇下到時幾多當日鬧人咪FF嘅港燦,到時鵪鶉死晒狗。不過,我可以講,佢哋想鵪鶉都唔得,因為好肯定一定有人會對佢哋嘅「勝利球迷」劣行追斬九條街,跪玻璃都唔掂。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