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街「野戰」,豈是成何體統

昨晚深夜網上廣傳一對男女在公園「野戰」,其中的女子更近乎全裸,冚世界嘅反應唔係「有嘢睇呀」,就係話傷風敗德成何體統;亦有人「繼承」游蕙禎MP 的「土地問題」抽水。綜合地都係食花生mode 同當上道德判官,可是無人深究一下成件事到底反映咗啲乜嘢問題。

所謂「傳統觀念」,造愛一定要閂埋門唔可以俾人見,背後嘅思維係基於性器官同時有排洩功能,所以是污穢的;又基於所謂「非禮勿X」嘅禮教思想,再又有耶教亞當夏娃「犯罪」之後發現自己赤身露體,用無花果樹葉遮住啫啫同鮑鮑,之後演變到女性乳房的性徵「本質」,就建構出造愛是污蔑之事,與及當街當巷除晒衫是有壞公德嘅行為嘅想法。

我並非認同兩位當事人嘅行為,而係要問「道德判官」可有反思過你哋嘅思想其實有幾大問題呢?最簡單的,要是認為性愛是污穢不堪的,那麼因為每個人出現於呢個世界上都係經過呢個咁污穢嘅程序 (唔計人工受孕呢個醫學問題),其實包括啲「道德判官」自己都係非常之污漕邋遢。套用《聖經》新約的「登山寶訓」耶穌基督所言 「為甚麼你只看見弟兄眼中的刺,卻看不見自己眼中的樑木呢」,簡明而言,無人有資格批評兩位事主。而影相擺上網嗰位,以此道理而言,更可說是於理不合。

純粹「花生友」某程度上其實都係做緊「道德判官」嘅角色。此話何解?好簡單,未睇過「四仔」嗎?所謂「真人SHOW」在內容上同色情電影有乜分別呢?要不是「道德」二字所形成嘅意識,豈會覺得昨晚嘅事是非常 Juicy 而要「食花生」?掉返轉講,要是意識上認為造愛這事 (撇除「事發」地點) 不過是就如食飯般的普通尋常事,根本就無嘢值得好奇。

至於違法嘅問題,的確「野戰」係可以被控「公眾地方行為不檢」罪名,但普通法的「行為不檢」並沒有明確以文字作出定義,而只係基於「公眾觀感」形成嘅所謂「客觀判斷」,再基於過往案例而成為一個「鑑定標準」何謂「不檢」。「野戰」呢樣嘢之所以「行為不檢」,全因基於「道德」促成「唔閂埋房門造愛是傷風敗德」想法所形成「公眾觀感」。即係話法律問題都只係「道德判官」而成。

除咗「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之外,仲有一條「公眾地方猥褻暴露身體」罪行 (《刑事罪行條例》(Cap. 200 Sect. 148(1))。所謂「猥褻暴露」,英文原文係 indecently exposes。無錯,查字典indecently的意思是不禮貌的、粗鄙的、污穢的,但在法律層面解釋 indecently 需要存在或構成威脅、危害的可能。又以返昨晚嘅事嚟講,除咗 in terms of 「道德」觀念形成嘅觀感,兩位事主嘅行為可有對途經嘅路人、影相擺上網嗰位構成乜嘢威脅或危害呢?驚個位男子打你?掉返轉講,你唔「惹」佢,佢點會打人!

簡單翻查過唔少野戰、車震、公廁Gathering、裸跑等呢類案件,不論告「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抑或「公眾地方猥褻暴露身體」,全部都係被告自己認罪,無一單係控方舉證裁定罪成。唔好話野戰、車震或裸跑「有觀眾」可以作為舉證,「公廁Gathering」除咗事主本身,根本無人證。認罪根本都係一個基於所謂客觀嘅「道德」所導致的。順便扯遠少少講,十單indecently exposes 檢控十一單都係告男性,無錯,男人條啫可以「插入」,但是「軟鞭」狀態如何威脅或危害?

就是完全剔除「道德」問題,唔係話同意可以周圍造愛,事關產生嘅問題除咗涉及當事人的身體衛生之外,在所謂「公眾利益」角度最起碼有噪音問題。就以昨晚的事為例,小弟單從相片無法確定「事發位置」,但如果鄰近民居住宅,就真係有可能擾人清夢。但掉返轉,假設遠離民居,就算仲有人行過又如何?無錯,佢哋「霸佔」咗一個休憩座椅,但「偏執」一啲講,阿叔阿伯阿姑阿婆坐咗响度乜都無做,咪一樣無得俾你坐。作為路人嘅大可以掂行掂過,無人叫你「留心」叫聲甚至駐足觀戰。再再掉返轉講,人哋「野戰」阻到你啲乜先?根本成件事正正反映「禮教吃人」呢四個字。

比著我就真係只會掂行掂過。事實上,小弟耐唔時會揸車上飛鵝山迤下靜下,有時都會見到有車停在路邊而車窗遮住晒,都只會繼續俾油。建基於嘅諗法唔係「土地問題」,亦唔係覺得「野戰」「車震」好刺激自己都會試,而係「佢哋都無阻住我」,就係咁簡單。

最後,對於班對女事主胸脯評頭品足嘅花生友,我只會送一句「前世未見過女人個胸咩」。係呀,話你哋低能無痴白撚痴呀!

延伸閱讀
港燦耶教好鍾意「被燒春袋」
香港就快成街遊魂野鬼
總係要為咗女人對奶拗餐飽
夏天為大地帶來……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