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主辦美朝峰會,全面否定「大一統」

美朝 (以至美朝韓) 峰會預計將正式展開,呢個歷史時刻當然值得關注,衍生對亞太區嘅局勢影響,更應該密切留意。但在另一方面,特金會選擇在新加坡舉行,亦有很多方面值得香港反思同反省。

一般認為,美國同北韓揀新加坡嘅原因在於對兩國關係處於中立,與及新加坡有良好嘅保安。但又反過來,新加坡如何產生這兩個條件,使特朗普「睇上眼」而不作他選?

先不分析「條件」,講下香港人角度對今次峰會有何睇法。撇開「港燦」零國際視野,香港人大多唔會了解峰會將產生甚麼政治局勢,就是最 layman 層面會覺得今次新加坡好「掂」;部份港人亦會產生「香港比新加坡滯後」的諗法。的確,悠久以來,香港同新加坡兩地都會互相比較,視對方是主要競爭對手。97後,香港在各方面都明顯落後於新加坡;這個落後主要原因來自支那共匪,當中亦有相當部份源於在香港的一眾投共嘅友仔。但是撇除這些「政治化」的因素,在香港社會宏觀條件,亦促成呢個局面。

香港社會幾十年來充斥「大一統」觀念,除咗認同、以至認定支教民左賊鼓吹嘅「香港中国不容分割」嘅思想之外,還產生「國家」必須幅員遼闊、領土面積大,否則只會淪為被欺負的對象。除咗衍生出「香港無能力獨立」嘅思想之外,還形成「香港咁細,國際無興趣理會」顧盼自憐之類嘅態度。所謂「自己都睇唔起自己」,怎不會使香港的國際地位降低。當然,亦成為支那共匪同一眾土共嘅「彈藥」。

引伸返去今次峰會的「條件」。新加坡嘅面積比香港細1/3,更加之 Failed 「大一統」中的「大」。但新加坡自獨立以來從無因為「細」而好似香港咁顧盼自憐,相反地不斷在國際政治舞台「刷存在感」,維持各國的政治同經濟嘅聯繫。李光耀曾經講過,只有將新加坡成為國際注意力範圍,防範馬來西亞同周邊嘅威脅之外,才可以有足夠的生存空間。言下之意,就是「越細更要向外拓展」。雖然,新加坡在涉及國家內部問題向國際擺出強硬姿態,但綜觀在外交、經濟等方面都採取靈活、「萬事有商量」的表現,最重要嘅係依循「國際準則」行事,就起碼予各國認為面對新加坡還是可以有合作空間。這不單解釋到侵金會為何選擇在新加坡,更是在當初「放風」要舉行峰會新加坡已經 on list。通俗啲講,就是國際上「點都會諗起新加坡」。

相對地,撇除支那共匪嘅所作所為,就是97前,香港人本身幾十年來可有真正面對國際社會?唔好話國際政治層面咁高,單係「成衣配額」用作炒賣投機所反映嘅「做人態度」,香港已經輸俾新加坡。

新加坡武裝部隊嘅軍事實力之強,在國際間人所共知。但「軍事實力」唔單只係武器嘅科技如何先進、火力如何強大,仲有係軍人嘅質素。質素所指的亦並非使用武器嘅知識同能力,而係紀律同守衛國家的心態思想。最簡單,港共傀儡政權偷咗新加坡武裝部隊9架裝甲車,新加坡人人喊打話做好出兵準備。再引伸至兵役制度,就使全民都有一種有責任於國家的意識。由此形成的「保安」就不只是因應峰會的保安措施,而係相當於「全民皆兵」形成的安全條件。

反觀香港,港人對「國家」有責任心嗎?莫講話「建設民主中国」咁宏大、偉大,單係對香港呢個「小國」,社會上有乜事發生都無幾多香港人會關心;甚至掉返轉「總之唔好影響到我就話之」,或是「影響到我就唔得」。例如巴士公司請想提高薪酬請返足夠司機,但話要加價就冚世界反枱!即是所謂公民教育提倡的社會責任都係零。更甚至是有如陶傑名句「中國人只係一個習慣走難嘅民族」,覺得香港社會狀況有何不妥嘅第一個反應就是「移民囉」!已經唔駛再講香港人一諗到「兵役」就同「送死」劃上等號,所反映出對國家責任心係零。

今次峰會唔係新加坡第一次「做和事佬」,之前已經做過兩次,分別係1993年汪道涵 vs. 辜振甫,2015年習近平 vs. 馬英九。兩次都係中國國民黨 vs. 中國共产党,已反映新加坡在亞太地區事務的角色地位。今次「侵金會」涉及東北亞同美國,意味新加坡已逐漸進入國際政治大舞台。用演唱會做比喻,之前開咗兩次九展/伊館,今次去紅館。

俗語有話「各有前因莫羡人」,新加坡 size 比香港更細,但有更強嘅地區政治勢力同國際地位,唔係坐响度等運到。不過,亦唔係李光耀一個人、人民行動黨做嘢就可以成事;新加坡人從無因為「嘥士細」而「睇唔起自己」,亦無因為驚馬來西亞斷水斷糧而嚷著要移民,李光耀先至有籌碼將新加坡走向國際舞台。

今次峰會,唔只證明新加坡嘅國際地位,亦徹底否定咗「大一統」洗腦的「『嘥士細』只會俾人恰」嘅講法。只不過,中國國民黨特色中國歷史教育為香港人洗腦進行咗幾十年,從無幾多人覺得有問題、甚至指斥提出質疑嘅人係冷血無恥,香港人都係唔會明白㗎喇。

返回主頁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